首页  »  都市激情 »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遥,是个可爱的女孩,像所有的北京女孩一样,158左右,很瘦。

笑容很灿烂。

我认识她,是因为我的一个高中同学,他们两个是情侣。

  记得那时2000年的夏天,我和2个高中的同学,分别带着自己的女友去坝上。

草原很绿,马很健壮,女人很靓。

晚上住在一个大套间。

三对人,三个房间。

就好像商量好瞭一样,三组人晚上同时想起来女人呻吟的声音,声音不大,但是却很销魂。

渐渐地传来瞭隔壁哥们粗壮的喘息声音,过瞭幾分钟他们结束瞭。

就剩下我们两个房子的男人在默默的比拼着體力,我的女友很卖力,也很骄傲,不願意她的男人那麼轻易放射自己的激情,她蠕动着,配合着,获取着,快乐着,同时关註着隔壁的进展。

终於我爆发瞭,顾不上比赛,隻是體会着那種瞬间的快感。

才发现隔壁也已经悄然无声~ 第二天早上,最先结束的那个房间,也就是遥和她的男友,先出去逛瞭。

我们幾个吃饭,打牌。

等到瞭太阳出来瞭,才出瞭屋子。

这个时候发现他们两个回来瞭,氣氛不算融洽,我们还插科打诨,说,不是晚上没伺候好吧,要不你们2个继续,我们4个出去?呵呵,毕竟碍於我们的面子,缓和瞭。

到瞭晚上,一帮人围坐在篝火边,看着另外的一群人放鞭炮。

正好其中有幾个是认识的,就聚到瞭一起。

开始放DISCO,跳舞。

那个时候的我,和现在的我差别很大。

让我都陌生的很,一个人跑到远远的地方,看着他们,就像个愤世嫉俗的男人,冷眼看着世界。

遥不知道什麼时候走到我身边,坐下。

靠着我,隻说瞭一句,我觉得你感觉很好~ 其实那个晚上什麼都没有发生。

毕竟我不会做欺负哥们女人的事情。

不地道。

後来过瞭一段时间,遥给我电话,说他们分手瞭,想让我陪她。

我直接就把电话掛瞭,隻说瞭一句,那是我的哥们,我不能去。

这中间断断续续的过瞭将近半年,遥总是把电话打过来,而我也尽量避免这種情况发生。

後来哥们去瞭加拿大,我们之间也基本上没瞭联系。

大概是在2001年8月份,毕业瞭,遥约我吃饭,正好趕上她做售楼小姐,而我姐姐正好要买她那个项目的楼盘,所以我答应瞭。

记得好像是在阜成门外有个小土豆(现在好像没有瞭)。

看着她穿个粉色的小裙子,打扮的很入时。

陪着聊天,说瞭说正经的事情,晚上非拉住我,让我陪着逛街,为瞭我姐姐的那个折扣点,我想也是应该花点时间花点钱。

就给她买单把。

   那个时候住在东边的一个小房子里面,晚上遥非要去我的房子看看,正好路过,也碰巧要拿个东西,就回去瞭。

谁知道会发生後边的事情。

刚进屋放下东西,我喝口水,遥也拿瞭瓶水,很突然她从後面抱住瞭,轻轻地说,我想你,想你要我~~,她的手渐渐的抚摸到我的裤裆,轻轻地劃过我的大腿,大腿间传来的快感让我很自然地撑开腿,遥的手解开我的拉链,一点一点的进入我的裤裆,缓缓的套弄着逐渐膨胀的阴茎,一段时间後快感逐渐增加,小弟弟也膨胀至大。

遥很快的转到瞭我的面前,蹲下去,边舔舐边拉开我的裤子,双手抚摸着我的双腿,並用眼神,那个妩媚的眼神看着我的阴茎,用手暴露出我的龟头,很自然的用舌尖左右舔舐摩擦敏感的边缘部位,强烈的快感让我渐渐放开双腿,自然地顺著遥的动作反应,配合着她的嘴唇。

遥一口氣全部含住瞭我的整个阴茎,我当时很诧異她很小的脸庞,但是却能容纳我的巨物,遥使劲用嘴唇抵住我的阴茎,並深深地吸吮喉咙中的龟头,接下来手开始转移目标向我的屁眼进攻,她用手抱紧我並让我的屁眼暴露在空氣中。

遥又转到我的身後,蹲在我的双腿中间,大幅度屈曲她的身體,並用两手端起我的臀部,用口含住屁眼與阴茎中间的部位,一边慢慢吸,一边调整姿势让我的屁眼全都露出来。

很快的她用舌头添入瞭我的屁眼,一圈又一圈的缠绕,舌尖的深入让我的阴茎无比的挺拔,令人害羞的屈曲體态,遥尽情吸舔着我的私密地带,並更变本加厉地端起探入我的屁眼,大力猛吸让爱液的声音大作,舌头與脸部紧紧地摩擦我的私密处。

右手抚摸着我的阴茎,让膨胀之極的铁桿稍微感到瞭轻松~遥伸长舌头,从阴茎下部开始向下舔到肛门一带,压觸的力量让我非常有感觉,遥的舌头在肛门来回舔舐,每次舔的时候不忘吸吮,我的快感的瞬间放大,遥的手指慢慢开始进攻我的肛门处,舌头在侧位吸吮的同时用手指插入我的肛门。

   遥张大嘴巴,用嘴唇上下摩蹭我小弟的侧面,摩擦和舔舐的力道强弱合適,让我的快感更上一层楼,她含住小弟後一边用舌头舔一边用力吸引,好幾次差一点就直接爆发在她的口中。

遥的嘴轻轻的退出瞭我的阴茎,她休息瞭10秒钟,然後看着我,说:“你是我的男人,我要服侍你。”

遥让我坐在床边,她用垫子並双膝着地在我面前,举起我的硬棒现出我的两个蛋蛋。

用她的灵巧的舌头从我蛋蛋底部径直向上舔,一直到龟头顶部。

我扶着我的小弟弟,看着遥就象是在舔小时候的棒棒糖。

遥用手握住我的阴茎,舌头轻舔睪丸,逐渐令睪丸完全被唾液湿润。

然後将它们全部含入口中,还记得当时遥轻轻的把我的阴毛抚平,並用手间断的按住睪丸與肛门的中间位置,挺拔的肉棒让遥的眼神中带进瞭欣喜。

遥抬头对我说,“你的阴茎真的好棒,我喜欢它!”    遥继续含住阴茎最深处,嘴唇紧裹着阴茎的茎部。

然後她张开嘴巴,吸入空氣,同时让嘴慢慢移动到龟头附近。

此时遥继续张开嘴,缓缓呼出空氣,同时慢慢将嘴套至阴茎底部。

在吸氣时阴茎感觉一丝丝凉意,呼氣时热流又使我的阴茎无比的兴奋。

反復动作让我的阴茎一蹦一蹦的跳跃着,终於我忍不住瞭~~    遥用中指和食指围绕捏住阴茎的底端,朝睪丸方向稍稍用力,阻断血液的流通,另一隻手从前往後掠过阴茎,到达底端时放手,有的时候,遥会换下动作,两手象书夹那样夹住阴茎,稍稍向内侧用力,然後上下搓动,整个龟头都紫色瞭,膨胀瞭,这感觉大家大概想也想得到瞭。

终於,口交的真正含义,让我在那个时候完全體会到瞭,原来小说上看到的,写的,A片里面的,包括真实性交当中的,我终於明白瞭。

什麼叫做口交。

完美的射精,在我的小弟弟不住的颤抖超过10次之後,阴茎安静瞭下来,精液喷射到遥的唇边,眼睑边,脸庞,头发上,她微微地笑瞭,得意和勝利的笑瞭。

而我的小弟弟也感受到瞭平时头一次的口交幸福。

我没有说话,不知道该说什麼。

遥躺下来问我:“哥,你满意麼?,我服侍你好麼?,你的小弟弟好大,一会让它满足我一次吧。”

当我望着天花板,侧面躺着遥,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堕落。

虽然遥和哥们分手瞭,但仍然不符合我的性交标準。

因为我对朋友看的很重,对我来说,哥们的感情要远远大於情人。

遥给我带来的刺激,仍然在我的下半身荡漾~既然已经开始,就无法避免瞭。

   遥的胸很小很小,这也是在我脱下她的上衣和胸罩才发现的,可以说小的可以忽略不计,大概传说中的金桔也就不过如此瞭。

遥从我的眼神中看到瞭失望。

又戴上瞭那个镶满金属珠子的黑色内衣,趴到我的身旁,跟我说着话。

“你知道麼,那次在坝上的时候,就一直在聽,你们屋子里面的声音,隻聽到你的女友发出的那種让我无法忍耐的呻吟,而你的声音却静悄悄的,连喘息的声音都没有,当时我就在想,你是不是一个特别冷静的男人,在那種时刻你都能保持安静。

我还想,要是我和你做爱,你会说什麼,你会不会觉得我特别淫荡。”

遥诉说着她的心思,讲着对我和做爱的憧憬,那種没有来由的期待,和偷情的盼望,都让遥锲而不舍。

我轻轻地吻上遥的的唇,舌尖扫过她的颈部,用牙齿轻咬,但力度很轻。

遥在我耳边:“能帮我口交麼?”,鉴於刚刚获得的快感,无法去拒绝。

遥坐在我的身上,把阴部挪向瞭我的头部。

我轻柔地分开大阴唇,便见到瞭小阴唇,很粉,很幹净,我轻轻地舔它们。

然後将她阴户的上部慢慢拉开直到看到遥的阴蒂(或阴核)。

就象男人的阴茎女人阴蒂的尺寸也有长有短,遥的阴蒂很短,就像一个待开发的包谷地。

我开始舔她大腿與阴部间的褶皱部位,把鼻子埋入她的阴毛中。

用舌来回抚动她的裂缝以给她刺激,她开始情不自禁地绷紧身體並抬起双脚以便我能更加靠近,我的舌尖终於接觸到瞭她的阴唇。

我温柔地用舌头快速地轻打她的阴蒂,唾液噙满瞭那个粉嫩的领地。

我已经开始感到她全身紧张,我的嘴唇做圈形,把阴蒂含在嘴里。

开始慢慢吮吸它,看着遥的脸庞变得红润,脸上出现瞭发情的感觉。

我又再加大力度,顺着她的节奏,感到遥紧张地将臀部拱向空中,则随着她移动。

我那热氣腾腾的舌尖应仍含着她的阴蒂,就像一个钳子一样紧紧夹住。

这时遥在我的上方飘来瞭呻吟的声音,不是A片中大多数女人都会说的一句相同的话:“别停,千萬别停!”,而是说“你真棒,你真棒~~”。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台湾佬中文网地址,www.蝴蝶谷.com,色狗狗小说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