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若薇的故事
半夜,姚若薇躺在醫院病房,被一陣腹痛驚醒。她摸了摸高高隆起的腹部,想到胎兒就快出生了,心裡不免既期待又害怕。這時,守在身邊的姐姐英琦也醒了。她坐起身,問道:「妳肚子痛?」
     「沒有,孩子在踢我。」若薇搖搖頭,繼續說道:「姐,如果當年那個孩子沒有流掉,如今應該快兩歲了吧!」說完,深深嘆了口氣。英琦讓她靠在肩上,溫言說道:「妹,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別再提了。再想也只是平添惆悵,一點用處也沒有。」
      若薇心裡仍在意這件事。要不是丈夫立強沉迷賭博,家裡積蓄怎麼會全扔進那個萬丈無底深淵,又怎會和地下錢莊有瓜葛,讓兇神惡煞的大漢三天兩頭到家討債,最後也不會發生流血事件,害她流產...

     ********************************************
    猶記那天,立強晚上九點才回家,面色凝重。若薇一看就知道有所隱情,於是開門見山地問道:「老公,你...該不會又沒錢了吧?」
    立強眼見無法隱瞞,只好開口說道:「我…我之前借...借了高利貸,三天後就要到期。老婆...家...家裡還有錢...錢嗎?」
    若薇滿腔怒火登時爆發。「詹立強!為了你,我已經把家裡能賣的都賣了,能當的也都拿去典當了,你還去賭!現在弄到沒錢就一味找我要,你到底有沒有擔當?是不是男子漢啊?」她挺著五個月的大肚子,憤怒吼道。
    立強放低姿態,苦苦哀求道:「老婆...我發誓...這是最後一次了。拜託妳幫忙,好不好?」若薇無計可施,愁眉苦臉的坐在椅子上。夫妻倆一陣沉默,好久好久...

     *********************************************
      隔日下午,若薇正在午睡,卻被外頭的吩鬧聲擾了清夢。走出臥房,聽到家門外立強懇求的聲音:「拜託你們...千萬不要到我家裡...過幾天我一定會如期還錢的...」
      她想探個究竟,門已「磅!」的一聲,被數名彪形大漢撞開。一進家中,為首的男子便對立強喊道:「喂!你到底要什麼時候還錢,不能再拖了!給我聽清楚,你今天要是不還清,我們就把你家砸爛了!」
      若薇心頭火起,大聲說道:「你們是要做什麼?講不講理啊?我先生都說得很明白了,錢過幾天就會還,你們還咄咄逼人,真野蠻啊!」
      立強一見情況不好,連拖帶拉想把若薇帶到房間,遠離是非。可是若薇天生是直性子,遇到不合理或不公平的事都會據理力爭,毫不妥協。脾氣一上來,任天皇老子也是攔她不住。

      ********************************************
      另一名大漢也火了,手中亮出一把刀,喝道:「詹立強,你到底還不還?不還我就殺了你和你老婆,別以為我下不了手!」說完,兩個男人便扭打成一團。
     若薇斜眼瞧見了桌上的電話,正準備報警,一雙大手按住了電話。「想報警?門都沒有!」她看了那名大漢一眼,說道:「你放開我!放開!」
      大漢伸手掐住若薇的脖子,把她向旁邊拉去。她只覺得呼吸困難,想到腹中的孩子,下意識用手保護腹部。

      ********************************************
      正當大漢把若薇拉向電視櫃時,不慎碰倒了放在上頭的大花瓶。他把若薇用力往地上一摔,「噢~~」若薇吃痛,叫出了聲。但沒來不及爬起身,花瓶就不偏不倚,砸到了她的肚子上。
    「啊喲~~~」若薇立刻失聲尖叫:「我...我的肚子...好痛...」 此時紅色的液體由若薇兩腿間流出,她吃力拖著身體,爬向還在不遠處和人扭打的立強。「不...不要打了...求…求…你們...」說完便暈厥過去。
     一名大漢眼看不妙,就對為首之人說道:「老大,我們快閃吧!要出人命了!」其他人看到地上昏死的若薇,也連忙扔下立強溜之大吉。
      立強立即衝上前,抱起倒在血泊裡的若薇,臉色驚恐地喊道:「若薇!妳醒醒!醒醒啊!」
      她緩緩睜開眼,臉色蒼白地說道:「孩子…孩子…可能…保…不住了...」
立強這才明白事情嚴重了。他手忙腳亂地聯絡救護車:「喂!這裡是XX路XX巷XX號X樓,麻煩快點!這裡有人有生命危險!」然後他順便報了警,而若薇再度陷入昏迷。  

      ********************************************
      二十分鐘後,若薇被推進產房,立強受傷的左臂已包紮處理完畢,在外頭等著雙方家長趕到醫院。他低下頭,對剛剛發生的事情,很是內疚。他知道若薇渴望有個孩子,但他不旦沒保護好她,而且孩子狀況現在看來極不樂觀。
      走廊上傳來急切的腳步聲,立強回頭,看到若薇的母親和姊姊英琦匆匆趕到。她滿頭大汗,直問道:「現在情況怎麼樣?我告訴你,如果我家若薇有任何閃失,我就和你沒完沒了!」
     「媽,今天會發生這事情,就是因為他好賭引起的。」英琦氣憤難平地說道:「立強,你捫心自問,你什麼時候真正關心過若薇。你成天下班後,就直接上賭桌。」
      立強被兩人妳一言,我一語,批評地體無完膚。他啞口無言,只希望產房的門快點打開,若薇可以平安無事得活下來…
   經過漫長的等待,產房厚重的大門的門終於開了,若薇被推了出來:額頭貼著紗布,臉色蒼白,手上吊著點滴。醫師則緊跟在後。大夥圍住醫生詢問情形,醫生說道:「病人表皮有外傷,孩子...很不幸...沒保住。我們剛剛給她輸血。等她稍後醒來,囑咐她好好休息。」

      ********************************************  
      病房裡,若薇迷迷糊糊醒來。適才她還夢見流血衝突場面,口中不斷地說著夢話:「求…你們…不要打了…」
      若薇母親聽到微弱的聲音,馬上靠近病床邊,說道:「妳醒了,女兒。」
     「媽…我沒事了...孩子還在吧...它…怎麼不動了?」若薇虛弱地說道。
     「若薇...孩子沒了...以後還會有的。」采薇掙扎好久,終於說出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
      聽完這句話,若薇忍不住放聲大哭。看到站在床邊的立強,火氣、怨氣上衝腦門,她費力地舉起手,「啪!」一聲用力賞了立強一巴掌。她嗚咽道:「詹立強!還我孩子...這都是你的錯...你難道不知道...孩子對我有多麼重要嗎...」
      她口中不斷痛罵,立強一聲也不敢吭,旁人不管怎麼苦勸都勸不住。岳母抱住若薇,安慰道:「好了,好了,別罵了。妳想哭就哭吧。」讓她懷裡盡情流淚。  

      ********************************************
      出院後,若薇便回娘家住了半年。這期間,立強決定痛改前非,努力工作,戒掉好賭的習慣。他不好意思見若薇,總覺得對她有所虧欠,只好定時打電話去關心、問候。另一方面,借錢的地下錢莊因涉及暴力討債,遭警方破獲肅清,立強的心頭大患終於消失了。等到一切回復穩定,他態度謙恭,親自登門接若薇回家,才好不容易獲得她和她家人的諒解。
      因為有好長一段時間,若薇不在身邊,立強很是想念。若薇回來後,出於補償心理,他對她格外溫柔體貼,盡量討她歡心。剛開始若薇對立強還很冷淡,隨後兩人之間的裂痕逐漸弭平,又開始熱絡起來。

      ********************************************   
      某夜,若薇盥洗已畢,躺到床上正待睡下,立強便靠上去想和她親熱。他湊近若薇耳邊,輕聲說
道:「妳真香!讓我想了好久了…」
      若薇心中也如此想,溫柔說道:「要我滿足你,你得好好補償我,還我一個孩子。」
     「好,沒問題!」立強解開浴袍腰帶,敞開的浴袍底下只有一件小巧的粉紅色蕾絲丁字褲。若薇的肌膚白皙而光滑,摸起來如絲般細緻。他輕輕吻著粉頸、香肩,若薇身上散發出沐浴乳的花草淡香深深吸引了他。
      立強撫摸若薇豐滿堅挺的乳峰,逗弄胸前粉嫩的蓓蕾,不一會便雙雙硬挺。他問道:「寶貝,舒服嗎?」說完輕輕含住吸吮。
    「嗯~」若薇嬌聲回應道,她臉部潮紅,眼神迷離,看來十分享受。

      ********************************************
      立強的手滑過她平滑的腹部,來到兩腿之間,隔著輕薄的布料愛撫著禁區。   「嗚...嗯...嗯~~」若薇柔聲呻吟道,身體開始不自然的扭動。他探入內褲,撫弄著濃密的叢林和柔嫩的花蕊,只聽見腿間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那裡已是潮濕不堪。
    「哈...啊...討厭~~~」若薇嘴上如此說,雙腿卻越張越開,吸引立強更強烈的攻擊。他小心翼翼地褪下蕾絲內褲,頭埋近雙腿間,舌頭品嘗著鮮嫩欲滴的花蕊。
    「啊...嗯...啊~~~」若薇的呻吟越發明顯,額頭滲出細細汗水。「立強...我...我要...我要...」她忍不住開口要求。

      立強下身已然昂揚,他慢條斯理脫去褲子,對準溫暖濕潤的蜜穴口。「要進去囉!」語畢,陽物慢慢
挺進若薇的體內。
    「嗚...啊...啊...」由於久未有親密接觸,若薇還不習慣這感覺。立強不愧是老經驗,他溫柔握住若薇的手,摸著她秀麗的臉龐,讓她安定下來,使之隨著節奏進入歡愉境界。
    身體緊緊交纏在一起,忽而立強在上,忽而若薇在上;忽而側臥,忽而趴伏;忽而蹲坐,忽而站立。兩人激烈地喘息著,呻吟著,心中慾火熊熊燃起,直上雲霄。纏綿無數回,才依依不捨分開,沉沉睡去…

    *********************************************  
    從此,夫妻倆的生活恢復常軌。兩人各自工作,攜手打拼。雖說地下錢莊不會再找他,其他銀行貸款仍是不小的壓力。但兩人有共識,要為這個家奮鬥下去。
    三個月後,若薇的生日到了。那天,家裡還特別開party慶祝,不少親朋好友共襄盛舉。等到酒酣耳熱、杯盤狼藉之際,已是晚間十點半。送走了賓客,收拾完殘局,若薇也累癱了。她high過頭,喝了不少酒,臉上泛起紅暈,意識有些模糊。她感到頭微微發疼,想回房休息。
「妳看妳,喝多了吧!我給你倒點水去。」立強說道。他向來疼愛若薇,只要她一喝醉便如此做。

      ********************************************
      若薇喝完水,腦子稍微清醒了。立強扶著她,慢慢回到房間躺好,溫柔親著半睡半醒的她。
     「我想睡了!慢…慢…點嘛…」若薇模糊地說道,但立強仍貪婪地親著,片刻也不停下。
     「痛…輕點…」若薇徹底被立強征服了。她毫不反抗,聽任立強將連身洋裝、蕾絲胸罩、薄紗內褲一件件褪去,她一絲不掛,赤身露體倒在他懷裡,讓他帶領她體驗性愛的美好...  

      *******************************************
      之後半個月,若薇成天感到全身無力,食不知味。上班時也是提不起勁,直想打盹。她心想:「我又懷孕了嗎?」於是至醫院求診。經過一系列檢查,結果出爐—她果然懷孕了。
      若薇不好意思地問道:「我…這…」
    「害臊什麼?你懷了兩個孩子呢!」醫生笑瞇瞇的說。若薇有些不知所措,她沒想到會懷上雙胞胎。回到家,便睡在床上,等立強回家。

     「親愛的,我回來了。身體好點了嗎?想吃什麼?我去做。」立強走進房間,對床上的若薇說道。
      若薇看見立強,搖頭說道:「我什麼都不想吃。」
      他心疼地摸了摸頭,「有點發燒喔!」轉身就要去拿退燒藥。
      若薇攔住他道:「不用了。我要告訴你一個消息。」
     「嗯?」
      若薇拉住立強的手,放到腹部上。「你摸摸,裡面有兩個小東西。」
     「哈!我又要當爸爸了!」立強高興至極,情不自禁抱住若薇,良久才鬆開。

      ********************************************
      當晚,若薇睡再床上,臉色凝重。立強疑惑不解,問道:「怎麼臉色這麼難看?有什麼心事嗎?」他向來知道,若薇的喜怒哀樂不容易從臉上看出,但夫妻相處日久,他知道要如何揣摩她的心思。
     「其實...我還沒有做好準備...」若薇略有所思地說道:「一切太突然了...貸款還沒還清,還要養孩子…」
     「你放心,包在我身上。」立強抓著若薇肩頭,堅定說道:「我已經戒賭了,以後保證不會再碰。我們好好工作,讓孩子受良好教育...」他激動地差點跪到床下。
      若薇接著說道:「那以後別動不動就說離婚,好不好?我想給孩子一個完整、幸福的家。」他如此說是有道理的:她孩提時期是和母親一起過的。三歲那年,父母便離異,她也從小就養成獨立的性格。她記憶所及,學生時代總和打工連在一起。後來母親改嫁,她也多了一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因為從小缺少父愛,所以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生活在完整家庭。這便是若薇最簡單的願望。
      「沒問題,老婆大人。」立強溫柔說道,輕輕吻上了若薇的唇。

      *******************************************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若薇已懷孕八個多月,嬰兒房也佈置好了。她已經跟公司請了產假,經濟重擔全落到立強身上。但他毫不嫌苦,為了維繫這個家,他有義務如此做。而且之前差點家破人亡的殷鑑,讓他知道不能重蹈覆轍。

       前一陣子,若薇總覺得腹中的胎兒不大安分,老在折騰她。終於一天傍晚,若薇正在做家事,突然感到腹痛如絞。她以為是一般肚子痛,於是來到廁所。才剛脫下內褲,卻驚覺褲底有異狀─她破水了,孩子提前報到。
      她慌得不知所措,正好趕上立強回家。若薇一見立強,立刻說道:「老公...小傢伙...好像...要提前生...痛...快...快送我去醫院...」立強二話不說,趕緊將她送醫。

      *******************************************
     「孩子已經入盆,下降速度很快,而且子宮頸已開兩指。」醫師檢查情況後,對著急的立強說道:「今天就讓產婦住院,隨時準備生產。」
      聽著這些話,立強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悅還是憂慮,只是心想:「若薇定是動到胎氣了。」半小時後,若薇的母親和英琦得到她的通知,迅速來到醫院陪伴。

      *******************************************
      病房內,英琦好不容易哄若薇閉上眼睛,自己也趴在病床床沿睡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凌晨兩點,若薇覺得陣痛又開始了,連忙喚起母親和姐姐:「媽、姐...我痛...快...快...去通知...護士...醫生...」
      「若薇,妳要撐住,我們會在這裡陪妳的。」英期緊握住她的手說道。

     不久,住院醫生和護士趕到。他們做了檢查,子宮頸已經開三指,確定孩子要生了,就給她裝上測了胎心儀偵測胎,醫生還囑咐給若薇吃點東西,補充體力。
     若薇覺得全身疲倦,她很想睡上一會,但陣痛仍一波波的來襲。她聽到姐姐、母親和立強都叫她堅持下去,還不斷幫忙擦汗、按摩。她低聲呻吟著,手不時握住家人的手。  

     *******************************************
      終於,子宮頸開到四指,終於要進產房了。腹部陣痛漸趨強烈,若薇也痛得唉唉叫。
  「放鬆,先別用力!」若薇身邊站著匆匆趕來的主治醫生─饒淑賢大夫。她摸著若薇的頭,說道:「詹太太,先吃點東西。待會分娩十分耗費體力,妳務必要依照我們的指示配合。」若薇虛弱地點點頭,沒有多餘的力氣說話。

     「子宮收縮了!用力!」饒大夫下了口令。
      若薇頭微向上抬,咬緊牙關向下用力推。陣痛過去,饒大夫說道:「休息一下,詹太太。深呼吸,堅持下去!」
     「痛…啊啊…」若薇張開嘴,大口呼吸著。

      饒大夫慢慢向下揉著肚子,若薇則一次次用力。饒大夫不時地幫助安安擦汗,還不忘鼓勵道:「快了!看到頭了!用力!」
      若薇此時全身大汗淋漓,但她知道不能停下來。因為孩子正不斷向外,想呼吸到第一口空氣。

       *******************************************
      「詹太太,痛得話就喊出來!別憋著!」饒大夫看若薇神色痛苦,如是說道。
      「啊…哈…哈…啊~~」若薇滿臉漲紅,手緊握住握把。這時感到下身有東西要出來,鼓在那裡頗為難受。她不停用力,「啊…啊~~~」
      「詹太太!第一個孩子出來了。妳休息一下,再用點力,快看到第二個孩子了。」

      若薇被生產的劇痛折磨得淚流滿面。「嗯…嗯~~」她重新用力,胸脯不停上下起伏。「嗯…啊…」覺得有股力量在拉著孩子,她用盡全身力氣,「啊~~」的一聲,整個人軟倒在分娩台上,隨之而來的是嬰兒響亮的哭聲。
      饒大夫終於鬆了口氣,握住若薇滿是汗水的手,高興說道:「詹太太,真恭喜妳,是對龍鳳胎,兒女俱全。妳來抱抱、親親他們。」
      若薇接過嬰兒,看到第二個孩子和自己幾乎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是個女兒。她親了親孩子們,看著兩個傢伙啼哭,不禁流出激動的淚水。  

      ********************************************
      若薇對甫出生的孩子寵愛異常,所以她出院休養一段時間後,就和立強努力工作,賺取家裡的生活費和孩子們的奶粉錢。一回到家,就直奔孩子身邊,幾乎不理立強,他也跟著感到吃味。

      這晚,若薇在床邊給孩子哼搖籃曲,立強輕聲走了進來。「快睡吧!妳好幾天都沒有好好睡了,親愛的。」他一邊說道,一邊想抱住若薇。
      若薇既好氣又好笑地說道:「你居然連小孩子都嫉妒,真是的。」
     「我好久沒和妳親熱了,老婆。」立強貼在她耳邊說道。若薇手慢慢放到立強肩上,他順勢將她抱至床上。

      *******************************************
     「你先幫我脫衣服。」若薇吻著立強,催促道。
     「好,沒問題。」立強將若薇身上新買的暗紅色睡袍敞開,不斷撫摸她的粉頸。
     「還有一件唷...」若薇害羞地嬌聲說道。

     「真漂亮的內衣,哪裡買的?」立強把手放到若薇前扣式粉藍色胸罩的搭扣上,「啪」一聲就被解開。他把胸罩扔至床下,開始用指尖和嘴逗弄、愛撫著豐滿柔軟的雙峰。
      若薇開始呻吟道:「嗯…啊…嗯…好…沒有…立強…啊…」立強一聽,整個人都軟了,下身也硬挺了。他將若薇緊抱在懷裡,她的臉上正掛著甜蜜的笑容...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台湾佬中文网地址,www.蝴蝶谷.com,色狗狗小说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