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少男艷遇
這天阿明下樓之後,發現他車子旁邊有一個黑黑小小的影子在晃來動去,他上前一看,原來是個女孩子蹲在
地上不知道在做些什麼。當阿明走上前去之後,這女孩恰巧回過頭來,阿明一看,雖然年紀還小,但清秀非
常,絕對稱得上有傾國之姿。

阿明問她︰「你蹲在這裡做什麼?」

女孩說︰「對不起先生,我的東西掉到車子下面,沒有辦法撿,所以……對不起,您是車主嗎?可以幫忙將
車子移開,讓我撿嗎?」

阿明當下就將車子移開,並且下車看看,到底那女孩子是要撿怎樣重要的東西。這時只見那女孩子撿起一個
小包包,回過頭說︰「謝謝您,另外可不可以請教一下,這附近有公車站可以到火車站嗎?」

阿明看看手錶,說︰「這附近我也不知道該怎樣坐公車,而且現在快要下雨了,如果願意的話,我送你過去
好了!」

那女孩遲疑了一下,便跟著阿明上車了。

阿明在車上和她聊了起來,這女孩說,她叫小蘭,目前剛高中畢業,北上准備考試,現在要到車站去找朋友
,準備到她朋友親戚家裡住。阿明又問起小蘭的家人,原來她的父母很早就離異了,現在小蘭都是暫時住在
阿姨家裡,但因為一些因素,她並不是很喜歡姨丈,所以她才會藉故北上。

阿明趁著聊天的時候,仔細地打量了小蘭,她是標準美人胚,個子雖矮,但身材比例相當漂亮,濃纖合度,
尤其是她的胸部相當地豐滿,將她的上衣撐得非常飽滿。

很快地,阿明的車子就到了火車站,小蘭問阿明可不可以陪她一起等,阿明想想反正也沒有別的事情,又有
美女在側,何樂而不為?不一會小蘭的朋友小莉就來了,小蘭上前跟她談了一會,兩人一起來到阿明面前,
表示小莉的親戚現在只能讓一個人住,小蘭沒有辦法同住,想問阿明能否幫忙想想辦法。

小蘭特別懇求阿明說︰「我只要能住到考試的時候就可以了,白天我可以到圖書館去。」

阿明想了一下說︰「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家裡倒是可以讓你暫住,但目前只有我自己一個人住,你敢嗎?」

小蘭想也沒想,便點頭答應。阿明把自己家裡的電話留給小莉後,就帶著小蘭回到自己家裡。阿明把另一間
房間清理之後,要小蘭自己愛怎樣用就怎樣用,並要她跟小莉聯絡。這時阿明就回到自己房間睡覺。

一覺醒來,阿明覺得尿急,來到洗手間。剛解決完畢,恰巧小蘭來到洗手間門口,看見阿明全身上下僅穿一
條內褲,馬上滿臉緋紅,跑回房間。這時阿明匆匆忙忙地回到房裡穿了一件短褲和上衣,來到小蘭房間,敲
了敲門。

小蘭低頭開門,阿明說︰「我可以進來嗎?」小蘭低頭讓到一旁,阿明就進到房裡,要小蘭坐在床上,拉了
張椅子坐在旁邊︰「我很抱歉,以後我會好好注意,因為我已經習慣一個人住,所以……請你不要生氣。」

小蘭說︰「我不是生氣,只是我第一次看見男孩子的裸體,所以……」

阿明這才放心,並說︰「你沒有生氣就好!」

小蘭低聲說︰「其實你肯讓我住在這裡就已很好了,這些事情我自己會注意,但是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阿明說︰「可以啊!只要我辦得到,我一定盡力幫忙,其實你我也算有緣,不是嗎?」

小蘭低聲說︰「我……從來沒有跟男孩子那個過,你可不可以做我第一個男人?」

阿明驚訝地說︰「第一個男人?!」

小蘭臉已經通紅,也不知該如何說。阿明笑說︰「我可不是想上床才收留你耶!你……」

小蘭說︰「反正我的第一次早晚也要給人,不如……就給你,就當作是你幫我的報答,而且我還可以每天幫
你整理家務。」

這時小蘭很溫順地站起身來,並開始解自己衣服的扣子,阿明見她不是開玩笑,便站起身來抓住她的雙手說
︰「別鬧了,你在這裡住,我根本就只是想幫忙你而已,如果真要你付錢的話,我就不會讓你住在我家了。
況且我本身就不缺錢用,工作也不必擔心,錢根本就不是問題。」

這時小蘭已經將身上的扣子解開到胸前,阿明可以看見小蘭那深深的乳溝,不知不覺地阿明身下的肉棒已經
翹了起來。

阿明看見小蘭用那深情款款地眼光向上望來,就有些癡了,下意識地說道︰「你如果真的願意的話,可否先
幫我舔一舔?我還沒有讓人舔過,不知道那是怎樣的滋味。」

小蘭還不知道說阿明希望她舔哪裡,便用疑惑的眼光看著阿明。阿明這時拉下自己的短褲,拉出那根黑粗的
肉棒,並且告訴小蘭說︰「來,就像是舔冰棒一樣地舔這玩意。」

小蘭這時方才恍然大悟,便蹲下身去,張開小口,將肉棒當作冰棒般的舔將起來。

「嗯……你舔得不錯……來……你的手也別閒著,捏弄一下……我的……睪丸……喔……喔……喔……喔…
…喔……喔……好爽……喔……喔……」

小蘭這時完全地服從阿明的指示,兩手伸上去,輕輕地捏弄阿明的睪丸,她怕捏痛阿明,所以五根手指若有
似無地揉捏著,這樣的刺激更是強烈。

阿明雖然曾經和女人上過床,不過都僅是很單純地做愛而已,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有一個美艷絕倫的少女千
依百順地依照他的要求來做,所以心中的愉悅實在是筆墨難以形容。

突然阿明覺得一股尿意直上心頭,他就示意小蘭停止下來。這時小蘭滿臉狐疑地望著阿明,阿明笑說︰「別
緊張,我只是覺得應該也讓你享受一下性愛的快感才對。」

小蘭這時滿臉羞紅地低頭笑著,阿明要她把衣服脫光,小蘭點了點頭,就將身上的衣服除去。這時阿明要小
蘭趴在椅背上,兩腿分開,這樣一來,小蘭的陰戶就完全地呈現在阿明的眼前,雖然小蘭覺得這樣的姿勢很
淫賤,但是這是阿明要求她的,所以她完全照做。

阿明用舌頭輕輕地舔弄著小蘭的陰戶,由於小蘭還是處子之身,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只覺得麻癢難
耐,無奈阿明這時候蹲在她的兩腿之間,兩隻強壯的手緊又抓著她的纖腰,讓她動彈不得,而且這麻癢難耐
的感覺愈來愈強烈,使得她下意識地扭動腰肢,似乎這樣可以讓她減少那種焦躁不安、空虛難耐的感覺,鼻
中也漸漸地開始哼了起來……

阿明停了下來,兩手緩緩地上移,來到小蘭的雙乳,並且這時候整個人貼在小蘭的背上,在她的耳邊輕輕地
說︰「可以做了嗎?」

小蘭雙手撐起自己,偏過頭來對著阿明說︰「可以,不過……我希望能像夫妻一般地在床上做,我覺得這樣
的姿勢,好像我是一個被玩弄的人,可以嗎?」

阿明和小蘭來到床邊,小蘭先躺了下去,阿明輕輕地分開她的雙腿,扶住自己那根肉棒,對準小蘭的肉穴口
。阿明剛抵進去,就碰到了一層阻力,他再問︰「真的可以嗎?會很痛喔!」

小蘭看著阿明的雙眼說︰「沒有關係,我會忍著。」兩手緊抓著床單,阿明「滋」的一聲就直插到底……

阿明看見小蘭全身一顫,兩眼緊閉,大腿緊緊地將他夾住,眼角緩緩地流出眼淚,十分不忍地舔去她的眼淚
,正抽出準備退下時,小蘭睜開眼睛說︰「沒關係,我還忍得住。」並且雙手摟住阿明的腰,示意他繼續下
去。阿明見狀,只好繼續抽送挺動,不一會,阿明就將精液射入小蘭的體內……

這天小蘭早上起床之後,看見阿明坐在電腦前,帶著耳機正在聚精會神地看著螢幕,她便很好奇地湊上前去
,看見正有一對男女做愛的畫面出現在螢幕上。小蘭看見阿明的左手正在搓揉自己的肉棒,知道阿明顧慮自
己已經快要考試了,所以不便打攪自己,心裡不禁為他的溫柔體貼有些感動!

之前她和阿明那次的肌膚之親,也是讓她難以忘懷,只是她礙於顏面,不便向阿明主動提出要求。但她也經
常故意地讓他有可乘之機,譬如她在浴室洗澡的時候,總是等阿明在家時,並都將浴室留下一道門縫;又或
是晚上休息的時候故意不鎖房門。平時穿的衣服也是盡量寬鬆薄短,讓阿明可以恣意地一覽她的胴體之美。
可是阿明總沒有提出要求。

這天她看見阿明原來都是靠這樣地來發洩壓抑的?小蘭便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從後面摟住阿明。阿明正沉
醉在螢幕上的情愛畫面,突然之間有人從後面摟住他,嚇得他一股精液直洩而出,噴得到處都是。

這時阿明方才回頭一看,原來是小蘭,阿明趕快擦拭一下桌面以及自己的衣褲,小蘭開口說︰「如果你需要
的話,可以隨時開口,我……其實……都……」

阿明說︰「沒有啦!我剛才只是一時性起,有點受不了,所以才會自己發洩一下,絕對不是要佔你便宜。」

小蘭就說︰「哪我一點魅力也沒有?!完全都不想要我?」

阿明連忙搖手說︰「不是!我只是想說你快要考試了,不要耽誤你的讀書時間。」

小蘭這時走上前來,雙手環抱著阿明說︰「我現在想要跟你做!你願不願意嘛?」

阿明說︰「我剛剛才射過一次,現在都軟趴趴的,哪有辦法?」

小蘭這時將全身僅著的T恤及短褲褪下,僅剩下一件白色三角褲;她要明雄吸吮她的雙乳,將剛剛畫面上男
女的動作完全地用在她身上。阿明兩手摟住小蘭的腰,低頭輕輕地舔著乳尖上的葡萄,並且左右地來回舔弄
,有時還會輕輕地吸啃。

小蘭的兩手將阿明的短褲拉開,伸進去玩弄他的陰莖以及肉囊裡的睪丸。阿明這時也將小蘭的內褲兩端揪住
,向上拉扯,內褲變成V字形,使得小蘭的臀部都裸露了出來,並且故意地將內褲來回扯動去摩擦小蘭的陰
戶。

接著阿明放開小蘭的內褲,兩手輕撫小蘭的臀部,小蘭的臀部不同於一般都市女孩的下垂,相反地是相當挺
翹。這時阿明兩手沿著股溝下滑,摳弄小蘭的陰戶,阿明先用右手的中指去摳弄小蘭的陰戶,這時小蘭的陰
戶早已經淫水氾濫,淫水隨著阿明手指的摳弄,緩緩地滴漏在地板上。

接著阿明換用左手的中指去摳弄小蘭的陰戶,右手的中指則微微向上來到小蘭菊花般的屁眼,先將手指微微
抵住,阿明說︰「小蘭,我剛剛看片子裡那女被走後門的時候好興奮,我想……」

小蘭說︰「沒問題,你想怎樣玩我都可以,我早就是你的人了!」並且向阿明的嘴吻了過去。阿明感覺到一
條濕軟滑熱的水蛇從她的櫻桃小口溜了過來,便也恣情地吸吮,手指也順勢地抵進她的屁眼。

起先小蘭覺得有便意,後來漸漸地,這種便意變成了一種快感,兩腿不由自主地抖動著,且好像站不住的直
抖著。這時阿明的肉棒也已經被搓摸得重振雄風了,阿明便將小蘭抱起,他要小蘭兩腿盤在自己的腰上,再
將小蘭的陰戶對準自己的肉棒,兩人就這樣邊走邊做,搞得淫水滿地。

這樣過了約莫十來分鐘,小蘭兩手緊緊地摟住阿明的脖子,抖了兩下,就昏死了過去。這時阿明將小蘭放回
床上,過了一會兒,小蘭悠悠地醒了過來,看見阿明的肉棒還是高聳入天,她笑說︰「你好厲害,我剛剛好
像死掉一樣,你……難道還想要嗎?」

阿明說︰「沒有關係,你休息一下吧!」

小蘭說︰「明哥,我也沒有關係,你如果還需要的話,我很願意繼續跟你那個!」

阿明心中非常地高興,但卻問說︰「你還可以嗎?你已經洩了一次,我怕你身體受不了。」

小蘭自己趴在床上,說︰「沒關係,只要你需要,我很願意,況且我也很喜歡你對我這樣。」

阿明這時也爬到床上去,小蘭將兩腿縮到肚子下面,將下半身抬高,阿明這時候看到小蘭的屁眼,他用手指
沾了些穴裡的蜜汁,然後輕輕地玩弄她的屁眼,小蘭覺得另有一番快感。

阿明見到她臀部輕擺,便問說︰「小蘭,我可以玩後面嗎?」

小蘭問︰「後面?」

阿明用手戳進去,說︰「就是這裡嘛!」

小蘭說︰「只要明哥喜歡,哪裡都可以。」

阿明大喜,爬上床去,先將肉棒抵住小蘭的屁眼,緩緩地插了進去,小蘭覺得肛門好像要裂開似的而不斷地
扭動著腰,不料這樣反而方便阿明將肉棒插入屁眼裡面。

等到阿明好不容易地將肉棒都塞入小蘭的屁眼之後,阿明舒了口大氣說︰「喔!你的屁眼好緊,夾得我好爽
,喔!這真的好緊喔!」小蘭這時已經滿身大汗,沒有體力回答阿明的話,只能微微的點頭表示同意阿明的
話。

阿明這時見小蘭全身似乎已經受不了而微微地顫抖,便說︰「對不起!我還是不要做了!你這樣痛,我……
不該只顧自己。」

小蘭馬上搖頭,並說︰「明哥……沒……關係!你先……不要動……讓我休息一下就好,我待會……可以讓
你動的時候,你再動好嗎?!現在我先調整一下姿勢,看看會不會好一些?」

說完這番話後,小蘭似乎也比較能適應,就自己緩緩地前後搖動,並且要阿明可以繼續,但是不要太劇烈。
這時阿明要小蘭不要動,他自己兩手扶住小蘭的屁股,前後緩緩地挺弄。

小蘭感覺到阿明巨大的龜頭不住地在自己的直腸上刮弄,而且肉棒在括約肌上抽送,使得她有強烈的便意,
但這種便意卻逐漸地累積成為一種異樣的快感,使得她無法忍受,只好開始隨著明雄的動作哼了起來︰「嗯
……嗯……嗯嗯……嗯……」

漸漸地節奏愈來愈快,小蘭覺得這種快感愈來愈強烈,光是這樣哼已經不能表達她的感受,便將頭抵在床上
叫了起來︰「啊……啊……啊……喔……啊……啊……啊……喔……啊……喔……」

阿明聽到小蘭的呻吟聲,情緒更加亢奮,一面加快抽送速度,一面說︰「蘭妹……你可以盡情……的叫……
我最喜歡……聽女人的叫床……聲……這樣……讓我會……更加的興奮…………好妹妹……你的屁眼……真
她媽的緊……哥哥……我好爽……」

小蘭聽見阿明這樣說,竟也有一種不可言喻的快感,便前後迎合併以浪聲應和著︰「啊……啊……喔……好
哥哥……妹妹……好爽……啊……啊……喔……啊……啊……喔……」

「你……哪裡爽……說出來……哥哥我……讓你更爽……」

「妹妹……屁眼……好爽……啊……哥哥 ……得……小妹我……爽……用力……」

小蘭並隨著阿明不停的擺動,就好像舞獅般的搖頭擺尾,阿明覺得身下的女體好似脫韁的野馬起伏不定……

這時阿明突然停止,腰際一陣抽搐。

「啊……不要停……不要停……啊……哥哥你射得小妹我好爽……再來……再來……」

這時兩人頹然倒下,一切歸於靜止……

過了很久,小蘭先醒了過來,她發現阿明的肉棒還插在自己的屁眼裡面,有點脹脹、痛痛的,便開始扭動。
不料這樣一來,阿明也給弄醒過來,他說︰「怎麼?你還想再來一次嗎?」

小蘭說︰「不是,我只是覺得有些脹痛,所以想把它弄出來。」

阿明將肉棒抽了出來並說︰「怎樣?滋味好嗎?」

小蘭笑著說︰「怎麼?你怎麼這樣有興趣?該不會你是自己也想試看看滋味吧?!」

阿明說︰「想也沒有辦法啊!你又沒有那根東西!自己也沒有辦法自己!要不然我還真想試看看!」

小蘭說︰「如果明哥想試試看,蘭妹倒是可以幫幫你喔!」

阿明覺得她好像有把握似的,便說︰「真的?如果你有辦法,我真的想試試看耶!」

小蘭要阿明等她一下,她出去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回來的時候,居然已經拿著一根黃瓜回來,小蘭說︰「這
樣你不就可以試看看了!」

阿明大喜,便趴在床上,讓小蘭來,小蘭將黃瓜先塞到自己的穴裡抽送十幾下,然後就將沾滿自己淫水的黃
瓜塞入阿明的屁眼,抽送一陣子之後,阿明的肉棒再度勃起,小蘭就兩手並用,邊幫阿明屁眼、還邊幫他打
手槍,果然讓阿明爽個夠!

阿明至此之後,幾乎每天都會跟小蘭發生性關係。而且阿明覺得自己的性能力愈來愈強,往往可以連戰一個
小時而絲毫不疲倦,這樣一來小蘭反而有些受不了。

這天小蘭要去考試,阿明開車送她到考場,並且特地跟公司請假,準備好好地陪她兩天。

當小蘭進場之後,阿明就到處去晃。這時候他突然看到一位身穿白色連身短裙的長髮女子,站在前方,東張
西望,他快步過去,然後看了幾眼,相當漂亮,身材豐滿,由於她的衣服相當合身,所以她裡面的內衣都隱
約可見。阿明看看手表,還有一個多鐘頭,上前搭訕吧!

當他走向前去的時候,恰巧這女子也轉過頭來,並且先開口說︰「先生,有零錢可以借我嗎?我要打個電話
。」

阿明立刻遞過手中的大哥大說︰「你用吧!」她不好意思地拿了過來,打了通電話,這時候阿明故意走開,
等到她打完電話後,才走回來。

那女子說︰「謝謝!」阿明拿過電話說︰「小姐,你也是來陪考的嗎?」她說︰「我妹妹在考試,我只是路
過來看看,但是我還不知道她的教室,所以我剛剛打電話回去問。」兩人就這樣聊了起來。

等到考完之後,居然這女子原來就是小莉的姊姊美嘉,等到小蘭跟小莉再度進入考場時,阿明就約美嘉一起
去兜風,等到中午吃飯的時候再回來。

兩人來到車邊,美嘉說︰「現在出去逛,會不會趕不及待會回來接她倆?」阿明說︰「我在附近租了間房間
,是準備給小蘭待會休息用的,如果不介意,我們過去那邊休息一下,反正走路五分鐘就到了。」

兩人來到飯店,拿了鎖鑰,進到房間之後,美嘉就問︰「你跟小蘭是怎樣的關係?」阿明解釋了一下,美嘉
說︰「你可真是好,如果我男朋友是你的話,不知道該有多好。噯!你願意跟我做愛嗎?」

阿明嚇了一跳,美嘉說︰「其實這有什麼關係?反正你我都不是第一次,就當作是消遣,打發時間嘛!」

阿明其實早有此意,正不知該如何下手,想不到美嘉卻主動地提出來,他當然是樂於從命。美嘉這時候主動
脫去衣物,而阿明也是脫光衣褲後,美嘉主動地幫他口交。

阿明覺得她的口交功夫實在是太厲害了,要是在以前,恐怕早就玩完了,但現在他卻可以好整以暇的享受。
過了十幾分鐘之後,美嘉帶著讚歎的眼光躺到床上說︰「來吧,想不到你這樣厲害!」

阿明看到她兩腿大開,心中有些不悅,但是不上白不上,於是就趴上去,賣力地抽送,決心要讓她受不了…


「啊……啊……喔……啊啊啊啊……你……好爽……啊……啊啊……喔……啊……啊……喔……好厲害……
我從來沒有被這樣厲害的……肉棒……過……喔喔喔喔……啊啊啊……嗯……喲……好爽……啊啊啊……啊
啊啊……」

「你……爽……是吧……哥哥我……讓你更爽……」

「啊……喔……喔……啊啊啊啊……喔……好爽……啊……啊啊……喔……啊……啊……喔……真爽……喔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嗯……喲……好爽……啊啊啊……啊
啊啊……」

在阿明長達半個鐘頭的猛烈抽送下,美嘉足足高潮了三次,床單上留下一大片的汗漬與蜜汁的痕跡。阿明故
意保留一些精力,美嘉看到阿明依然沒有射精的跡象,心中更是佩服,她說︰「你真是我第一次遇到這樣厲
害的人,以後可以再跟我上床嗎?求求你,我可以……完全聽你的,可以嗎?我這裡有一萬元,你先拿去用
吧!這是我的Call機,如果可以的話,請Call我,好嗎?」

阿明吻了她一下,保證有空會找她,後來才知道美嘉她是在外商當秘書,月薪相當高,所以也不在乎他拿錢
給他花啦!兩人整理一下衣服,一起來到考場,阿明開車帶著四個人來到另外的餐廳用餐,然後繼續下午的
考試。

美嘉依依不捨地表示,她必須回公司了,所以下午阿明就只好一個人到處晃啦。

當小蘭考完試以後,這天晚上阿明特地跟小蘭作愛幾近通霄,足足讓小蘭高潮五次之後,才在第六次的高潮
中兩人同時解放。這時候已經是凌晨五點多了,阿明心想,反正CASE已經弄好交給公司了,乾脆再請一天假
,陪陪小蘭好了,於是兩人相擁入眠……

早上起來後,阿明打電話請好假,然後小蘭就弄好早餐,兩人一起用餐。吃到一半的時候,小蘭說︰「明哥
,你陪我考試那天,是不是有跟美嘉姐那個?」

阿明立刻猛烈的咳嗽起來,小蘭繼續說︰「我不是怪你,其實我也知道美嘉姐對你有意思。其實那天中午,
我看到她對你的態度,我想你應該是讓她很滿足喔!」

阿明說︰「我……」小蘭打斷他的話說︰「其實,你另外找女人我都同意,甚至我可以作小,但是你不要拋
棄我就可以了!」

阿明過來擁著小蘭說︰「你放心,再怎樣我都會好好的疼你的,不會讓你受委屈。只是你真的願意我去找別
的女人?」

小蘭說︰「你那種精力,我可沒辦法應付,早晚會讓你玩死的,不如讓你去……服務大眾啊!」說完她也低
下頭,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阿明將她抱回房間,著實地再幹了她一回……

下午,阿明帶著小蘭一起來到東區逛街,阿明幫她買了許多的日常用品跟衣服,這時候阿明已經把小蘭當作
是老婆一樣的看待。這天總共花了七、八萬元。

過了幾天,阿明正式約了美嘉來家裡,獨獨瞞過小莉,阿明將小蘭的意思跟美嘉說了,美嘉也非常高興,這
天三人共床作愛,但是顧忌著小莉,所以美嘉只好回家去住。

之後,美嘉幾乎每天都會過來,但是阿明非常的奇怪,精力愈來愈旺盛,漸漸地美嘉跟小蘭也有些應付不來
了。

隔幾天,終於放榜了,小蘭考上淡水的一所私立學校,而小莉考上南部的國立大學。這時候美嘉比較不用顧
忌小莉,所以乾脆就退掉租的房子,搬過來一起住。由於阿明的房子相當大,還有三間空房間,所以也沒有
關係。這時候美嘉每天幫小蘭訓練外語能力,所以三人作愛的時間減少許多,但是阿明也能體諒。

這天,阿明在公司裡面趕一件CASE,打電話給家裡說,今天沒辦法回去,然後又繼續投入工作裡面。這時候
工作到晚上三點多,辦公室裡面就只剩下阿明跟同事小娟,小娟是阿明的助理,剛從學校畢業,人長得很甜
,個子小小的,在辦公室裡人緣不錯,剛跟男朋友分手,所以這幾天拚命投入工作,似乎有些自暴自棄。

阿明剛把最後的修正工作完成,進入編譯過程,由於需要一個鐘頭左右的時間,所以他就站了起來。這時候
他看到小娟已經躺在沙發上睡著了,由於小娟穿的是一件短裙,這時候的睡姿,恰巧可以讓阿明清楚地看到
她的大腿以及內褲。

由於阿明已經連續兩三天沒有跟美嘉和小蘭做愛了,所以他的能量已經蓄積了許多,他有些按捺不住,就將
小娟抱了起來,放到辦公桌上,脫下她的內褲,肉棒就直插入內,抽送五、六十下後,小娟已經醒了過來。

阿明說︰「對不起,因為你實在是太誘惑我了,所以……」

小娟說︰「如果你能滿足我,我可以既往不咎,如果……」阿明不等她說下去,抓住她的腰,就猛抽猛送起
來……

「嗯……嗯……嗯……啊……啊……嗯……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嗯……啊……
啊……啊……嗯……啊……啊……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厲害……啊
……啊……啊啊……啊啊……啊……人家……喔……啊啊……啊……喔……喔……啊啊……啊……舒服……
唔……啊啊啊……嗯……啊啊啊……唷……啊啊啊……啊啊……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
發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喔喔……
喔喔喔……啊……啊……喔喔喔……啊……啊……喔喔喔……啊啊啊啊……喔……喔……啊……啊……肉棒
……頂得……小穴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啊……」

小娟雖然有過幾次性經驗,但是這樣厲害的男人,她還是第一次遇到,抽送不到二十分鐘,就已經高潮連連
,最後落為阿明的洩慾對象,阿明也因此獲得幾日來的紓解。

第二天,兩人裝做沒事人的繼續工作,小娟知道阿明的狀況,所以要求他以後有機會還要幫她達到快樂,阿
明當然很樂意幫忙。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台湾佬中文网地址,www.蝴蝶谷.com,色狗狗小说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