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在公司倉庫和正在喂奶的同事姐姐做愛
我在個很小的物流公司上班。有個同事金姐,平常很熟,她拿我當弟弟看,家里有事也常喊我幫忙。

上個周六,同事金姐生了小孩后剛回來,正好輪到她值班。她老公出差了,只好帶著寶寶來上班。

一早上沒什麽事,到中午了。由于周末,只有我倆值班。我準備把門鎖了去吃飯。結果找了一圈找不到金姐。

我準備自己去吃,結果路過倉庫時發現居然沒鎖門,這個門平常都是隨時鎖著的。

我過去推開門,發現遠處角落里金姐背對著門坐著。低著頭,好像抱著寶寶。

金姐今天穿著白襯衫和黑色包臀裙,坐在一個紙箱上。

紮著一個短辮,雖然只有1米65,但是身材很好,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平常我忍不住會胡思亂想。

我輕輕走過去,金姐很專心,沒有發現我進來。走到兩三米遠的地方,我呆住了。原來金姐正在給寶寶喂奶。

白色襯衫扣子解開了,胸罩帶子拉了下來。寶寶吸著她左邊的乳頭。C杯的乳房被吸的一動一動的。

這時金姐發現了我,臉一紅,拉了一下衣服蓋住右邊胸,說:「你什麽時候進來的,有事麽?」「沒事,就是喊你吃飯。」

「你先去吧,我先喂寶寶吃。」

「那我等你。」

「嗯……行!」

這時金姐見我眼睛盯著她的胸看,說:「看什麽,沒見過喂奶呀!」「不是,我是在想……」「想什麽,你個壞小子。」

「我在想你家寶寶真幸福啊,糧食這麽足。」

「討厭,滾一邊去。」

金姐背過身去說:「我這倆可是給寶寶準備的,你惦記啥?」「我沒惦記,就是餓了,越看越餓。」「去去去,吃你的飯去吧,再說小心我踹你。」「要不分我點吃,省的出去吃了。」「你胃口太大,不夠你吃,哈哈。」

「那連你一起吃掉呗?哈哈。」

金姐沒說話了,我過去坐她旁邊,她扭過頭,臉有點紅,說:「真想吃啊?」我點點頭。

金姐說:「等下寶寶喂完哄他睡著了給你試試。」我去把門鎖上,回來金姐已經把寶寶放到旁邊箱子上了,我一把抱住金姐。

金姐推開我說:「只給你嘗嘗奶啊,別得寸進尺。」我沒管她,直接吻上去,手開始揉她還露著的左邊奶子。金姐開始喘氣,我趁機把她襯衫剝了下來,在她身上亂摸起來。

金姐喘著氣說:「不是要吃麽,怎麽不吃了?」我去咬住她的乳頭,舌頭舔來舔去。

金姐開始哼哼了,「小A,想要姐姐麽?」

我說:「想很久了。」

「壞蛋,想怎麽要啊?」

我突然把金姐按趴倒箱子上,撩起她的裙子說:「想這樣。」金姐哼了一聲,我拔下她的打底褲。

露出雪白的大屁股,中間毛毛很多,但是毛毛上已經開始滴水了。我撥開金姐陰唇,食指突然插進去。

金姐啊的叫了一聲說:「不要手指,不要手指。」我脫下褲子,掏出雞巴,抱著姐姐的大屁股,對準中間狠狠的插了進去。

金姐渾身一抖,聲音變高了,「小A,插姐姐……插姐姐下面,姐姐好想要……」我趴下去抓住姐姐的奶子,趴倒她耳朵邊說:「姐,你說,你是不是個騷貨呀!」這時候,明顯感到金姐下身一縮,說:「嗯,是,姐姐就是騷貨,快來操姐姐。」我狠狠一頂,金姐大叫一聲。我抓住金姐胳膊,狠狠的頂了好幾下,金姐開始大口喘氣,說:「小A,使勁,使勁欺負姐姐好不好?」我抓住姐姐的辮子,扯起她的脖子趴過去說:「姐,你這麽騷,還給誰操過呀?」「沒,沒了,就是你和你姐夫。」

「那你喜歡讓誰干你呀!」

「你……你……不……都要……一起……一起干我,一個干上面,一個插下面……」我已經快要受不了了,抓住姐姐的腰使勁頂著。姐姐的屁股一顫一顫的。

這時候寶寶吵醒了,開始哭了。金姐伸手往過爬,被我死死拖住,一下一下的插著。

金姐趴在箱子上開始抖,我也到了高潮,拔出來射到金姐的屁股上。

金姐趴著不動,喘著氣說:「小A,這事不許亂說啊!」我幫姐姐擦了擦屁股,她趕緊提上褲子去哄孩子了。

后來倉庫的那個角落成了我們周末經常去的地方。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台湾佬中文网地址,www.蝴蝶谷.com,色狗狗小说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