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亂倫 » 親愛的一家亂倫
「啊啊!爸。。不行了…不行。」
彷彿聽到這句故勵的話,配合一擊大聲異常的肉體衝撞。
「喔!」愉悅的女聲情不自禁的呻吟。
「嗯…。啊!爸爸…我…。我好舒服喔。」
星期天的一大早,矢口家的大女兒房間就熱鬧滾滾,長得艷麗性感的臉龐的女子正一波波接受她父親灌注給她的愛。
她父親高大威猛的身軀,使勁用下半身腰力猛烈抽插,結實肌肉的雙手猛抓他女兒豐滿圓挺的雙乳,腫大的乳頭尖尖立起,上頭佈滿了水滴,隨著她父親的搖擺揮灑在空中。
粗大的黑色肉棒,異常光滑,他女兒的淫液一股股的從花蜜中流出,茂密的陰毛被淫液打濕緊貼在小腹上,她父親宛如是默默作苦力的勞工,辛勤的開墾,偶爾露出憨厚的笑容,是被他女兒愉悅的表情所吸引。
他女兒成熟性感的肉體,實際年齡要不是房間衣架上還掛著聖心女中的制服,上面那一槓代表是一年生可以證明的話,否則任憑外人誰也不敢相信,眼前出色艷麗的外表只有十五歲芳齡,如果走在路上一定會被誤認為上班族的性感小姐。
他推推鼻樑上的眼鏡,擡頭看發覺身旁多了一個人,他咧開大嘴微笑,「早苗,早啊!」
上升的熱氣早已經在頭頂飄起濃煙,早苗通紅的小臉,看著眼前的正在交合男女,不是因為他們在做愛生氣。
氣呼呼的鼓漲雙頰,大聲說:「真是的。」
她發覺纏鬥的兩人並沒有理會她,更急切的說:「停一下。」
「一大早的,你們就在乾什們啊!」
早苗,趨近兩人附近,興師問罪說:「今天不是約好要去百貨公司的嗎?現在都幾點了,你們還在玩。」
「噗滋滋!噗滋滋!」
「啊!」
「啊!」
「啊……等一下……再一下子。。」
「啊!…啊!…啊!」
「爸爸…就是那兒!就是那兒!」
「噗滋滋!噗滋滋!噗滋滋!噗滋滋!噗滋滋!噗滋滋!」
「插大力點!爸…再用力插…。」
早苗紅透了的小臉,終於忍受不住說:「小友,夠了。」
「啊!…啊!…啊!」
「你不是說制服很窄,要去買一件新的嗎?」
「啊啊!」
「你明天就要開學了,對吧!」
「啊啊!」
「還有書包什們的也都沒有準備好…。你別忘了自己是一年級新生。」
「啊啊!好舒服喔!」
「啊啊!」
早苗快氣死了,看著兩人渾然忘我,根本都沒有聽到她講話。
男子微笑看著早苗,一邊用力對她女兒前進突刺,一邊說:「你怎麼啦?早苗,你是不是也想來參一腳啊……」
男子說完大手一抓就拉住早苗小腳,拖了過來,扯開她白色蕾絲內褲,大嘴猛舔早苗嬌小的雙腳。接著兩手拉開早苗大腿,張口就往無毛的蜜穴蓋去。
「哇呀!大笨蛋,住手啦!孩子的爸…喔,不要吸啦…」
「噗滋滋!噗滋滋!」男子胯下依舊神勇擺動,從頭到尾一刻也沒停過,粗黑的肉棒次次都深砍進他女兒的子宮頸。每次肉棒抽出時都將鮮艷的陰唇翻開,再擠進去。陰蒂隨著翻進翻出的摩擦越種越大,簡直如栗子一般,兩人交纏的恥毛隨著抽插,更加刺激陰蒂,他女兒只能不停的嬌喘唉叫,才可抒發心中的快感。
「呼嚕嚕!啾噗…。」男子雙手緊抓大腿,肥厚的舌頭一直舔動早苗的光禿禿的小穴,蜜穴承受不了如此攻勢,一波波的淫汁漸漸溢出,小穴本來像未發育的小女生一直緊閉,也逐步紅潤起來,陰唇微微張開,淫液也順而流下,使男子舌尖更是輕而易舉的深入到陰道中採蜜。
早苗,有點意亂神迷說:「不…不行啊…」她心中已經快抵擋不住慾火,差點敗在老公手裡,但不愧是孩子的媽,她終究奮起精神,大喊:「不…我說了不行嘛!」然後大腳一踢把她丈夫踹開。終於掙開他的魔抓。
頭頂在冒煙的早苗,可想而知,生氣極了,看她丈夫還在跟女兒努力不懈,邪惡的笑容冒起她嘴角,一招玉女拜觀音,雙掌合併,中指用力插進她丈夫的屁眼。
「啊…」男子臉紅了,腰部兩下顫抖,肉棒就在女兒的蜜穴繳械。
「啊啊…討厭啦!」
「爸爸!爸爸!再來一次嘛!」
「好好,都是你媽媽害的,不好意思。」
他女兒早已迫不及待把爸爸的肉棒含住,希望小弟弟起死回生。
「咕嚕嚕!」小友嘴唇沿著肉棒根端往上舔去,美麗的大眼睛帶點霧氣看著她爸爸,帶點渴望的眼神,令人怦然心動。小友吐了點口水沾在龜頭,舌頭一直在尿道口徘徊,忽然整根深深含進喉嚨中,又把肉棒吐出來,帶點俏皮的神情,看他老爸驚訝的表情。
他微微臉紅,一方面剛剛被妻子一整,提早洩了出來,蠻覺得不好意思;一方面又被女兒大膽的深喉技巧嚇到,自己這根能完全吞進去,算是一種奇跡,不由問道:「小友,你怎麼辦到得?」
咚咚一臉驕傲,說:「不告訴你,那可是我的獨門秘訣。」
他不由得搖頭傻笑。
早苗看他們父女倆一對寶,也無可奈何。
走出玄關,早苗免不了抱怨唸唸有詞,「真是的,真不敢相信,唉!」
早苗,微微訝異,但微笑打招呼,「明夫。」
明夫害羞說:「上廁所?」
早苗也害羞臉紅,「又要那個啦?」
「唏哩哩。。唏哩哩。。哩…」
早苗通紅的小臉,坐在馬桶釋放尿液,她閉上眼睛,不好意思看前方。
明夫正興奮蹲坐在早苗的面前。
此時窄小的廁所充斥一股奇異的味道,早苗害羞小聲說,「結束了。」
明夫高興的站起來。
明夫拉開早苗的大腿,藉由張開的範圍,可以看到馬桶裡黃色的尿液。
明夫探頭找尋剛剛釋放尿液的出口,小嘴吸著早苗的陰部,發出啾啾的聲響,他大口大口的舔動,蘇蘇、啾噗聲不絕於耳。早苗害羞的不得了,明夫持續不斷的吸弄,似乎要把殘餘的尿液吸光,最後早苗害羞到雙手遮住臉孔,不敢發出聲音。
明夫意猶未盡的舔嗜著雙唇,滿足的呼了一聲,害羞的說:「謝謝。」
「我也要小便。」
早苗臉紅紅的起身,穿上三角褲,點頭說:「晤、嗯。」也蹲在旁邊觀賞明夫尿尿,明夫的肉棒就像小孩子一樣,連龜頭也沒從包皮撐開過。
早苗覺得好小啊。
「好了。」
早苗看著明夫的小弟弟,覺得這孩子真奇怪。
早苗一口含住小肉棒,還有幾滴尿汁一併接受。早苗的舌頭靈活滑動小肉棒,嘴巴不費力氣大力吞吐,整只小肉棒泡在口腔中,明夫受不了刺激,沒兩三下子,精子一股勁全往早苗嘴裡射進去。
早苗細心的舔嗜小肉棒,並替它擦乾淨塞回內褲中。
「這樣……可以了吧?」
明夫害羞點點頭。
早苗看著明夫離開,還是覺得這孩子真的怪。
早苗經過麼子小洋房間時,特別注意往裡看,發現小洋在看卡通。一陣竊喜。
電視上正上演著肥彈超人第九九集,肥彈超人是正義的化身,從第一集就一直維護企鵝村的和平,這集一樣是肥彈超人跟他的死對頭,打不敗的壞人瘦蛋惡魔,一起對抗,惡魔總是莫名其妙要征服企鵝村,而肥彈超人正義化身,萬能的正派依舊打贏壞蛋,不過到最後總是放壞蛋一條生路。
早苗,高興喊:「小洋。」
「晤———」小洋專注看卡通,口頭上應付。
不過早苗卻很開心,走進房裡,「嘿嘿嘿。」她撲身抱住坐著看電視的小洋,開朗微笑。
電視上的肥彈超人正飛向天空,在天空中劃出一個人字形,而口白按照慣例說:各位觀眾,下周統一時間繼續收看。
早苗高興的說:「結束了。」
「嗯——」
「那麼,可以跟我玩了吧。」
「好啊。」
早苗脫去上半身的中國式旗袍,個子嬌小宛如未發育的小孩子,露出潔白無暇的肌膚及微微隆起的乳房,兩抹粉紅色奶頭,可愛的凸起。黑色迷你裙、白色小內褲早已丟在旁邊,粉白幼細的大腿緊緊夾住,無毛的陰阜上特別顯著有紅色細縫。
小洋輕按乳頭,舌尖輕點,整張嘴吸吮著小巧的乳房,牙齒嚙著奶頭。
早苗感受到小洋底下肉棒的熱力,翻開他的褲頭,小手拉出他粗大紫黑的陰莖,尤其龜頭宛如鵝蛋般大,閃閃黑亮,令早苗愛不釋手。
早苗覺得比較起來丈夫的肉棒就稍差一籌,不過畢竟是自己的兒子,自己出產的當然品質保證優勝。
早苗嘴巴舔一舔,增加點口水,就朝兒子的肉棒含去。
「吸蘇蘇、蘇蘇、蘇蘇。」早苗本身就喜愛含龜頭,多半口交也是注重這點,小巧舌頭打濕龜頭面,舌尖一直輕觸尿道口,整張嘴差點含不了全部龜頭,全靠應塞,才勉強進去口腔中,口水沿著嘴角緩緩滴下,早苗畢竟嘴巴小,勉強不了,舌頭還是專注在舔弄那方面。
早苗再親一口龜頭,臉紅紅說:「可以啦。」
小洋躺在地下,早苗微微控制肉棒方向,對準小穴,慢慢坐下直到龜頭全部深入蜜穴,再一口氣坐到底部,但小洋陰莖畢竟太長了,還有大半截露在外面。
小洋不用費很多力氣,只靠腰部擺動,雙手緊貼住早苗兩側大腿,用力往下壓,早苗也奮力往下套,雙方配合天衣無縫,互有靈犀。
「噗滋滋!噗滋滋!」
「啊啊!啊啊!」
「噗滋滋!噗滋滋!噗滋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小洋……妳好棒喔。」
早苗很有技巧的轉身背朝小洋,肉棒仍深埋花徑中。
「也一起……玩弄我的乳房嘛。」
「噗滋滋!」
「啊啊!」
小洋很聽話,雙手大力擠捏未發育的乳房,粉紅色的奶頭卻異常大粒像栗子一樣。
「晤啊!啊!小洋……啊晤晤!啊啊!」
小洋肉棒已到臨界點,「媽媽…我…我要射了。」
「啊啊啊!啊啊啊!」早苗只能藉由喊叫聲回答。
小洋腰部顫抖幾下,粗大的肉棒狂射好幾波的精液在早苗身體裡,早苗身體不由自主的抽蓄,過多的精液從微微細縫溢出。
早苗苦紅了雙眼,實在是太興奮了!嬌小白晰的身軀,全都染成淡紅色,早苗秀麗的短髮早已濕透。這證明早苗有多亢奮。
小洋抱緊媽媽的身體,安撫她過於悸動的情緒。
明亮的早晨,矢口家的成員齊聚一堂吃早餐。
「媽媽——這套制服好緊喔!」
青春洋溢的聲音,烏黑披肩的秀髮,與身上聖心女中制服極為不配合是那艷麗成熟的外表,她是矢口家的大女兒,矢口小友。
早苗看女兒曼妙的身材的確是把制服撐得緊緊的,尤其波濤洶湧的雙乳更快要把制服的鈕扣給爆開。
「我不知道啦!昨天是小友你自己毀約的,不是嗎?」
千島早苗,今年三十二歲,兜著圍巾正在調理早餐,身高嬌小玲瓏,長相極為可愛,秀麗的短髮,彷彿是鄰家小女孩,為矢口家的大當家,掌握全家人的經濟動脈可是名副其實的小管家。
「疑?媽媽,你生氣啦!」小友驚訝看著正在煮菜的媽媽。一點都不知為何媽媽如此生氣。小友腦海都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殊不知道,昨天她與爸爸的激情大戰,惹惱媽媽。
「媽媽——這個書包是哥哥留下來的嗎?」
小洋對面餐桌的哥哥點點頭。
「我不要用這個。」
矢口小洋,今年為小學三年生,長相俊俏,身高與初中生一般,底下肉棒天賦異稟,連老爸都自歎不如。
「去跟你爸爸說!」
「好啦!我等一下買新的給你。」
矢口永作,今年三十七歲,正看著報紙掩飾尷尬,身材媲美外國摔角手高大威猛,只是木訥寡言,近視九百度,為千島早苗的丈夫,從事行業攝影師。
「蘇蘇…」明夫正把一碗湯喝光。
矢口明夫,家中長男,是害羞的小男孩,唯一可提的是他的肉棒很小,沒辦法連他老媽都如此認為了,目前在家裡待業中。
不管如何,對矢口家這奇怪的家庭又是新的一天開始。

亂倫, 做愛, 口交, 哥哥, 女兒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台湾佬中文网地址,www.蝴蝶谷.com,色狗狗小说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