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強暴虐待 » 善惡終有報
本帖最後由 kamov 於 2017-6-6 13:51 編輯

王家貞因為劉闊財中風成為植物人的情況下,丈夫又在泰國失去蹤影,經由艷紅積極的運作下,還有父親富國企業的大力協助之下,在一個月後,被董事會推舉成為金寶銀行的董事長,成為轟動社會的大消息,因為家貞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銀行董事長,也是最美麗的女董事長。

在家貞的大辦公室裡面。

「董事長…來…坐在這兒…來吧…」

阿昆笑淫淫的拿了一個有著大鼻子的人型面具來,家貞看到了這玩具,很自動的脫下內褲交給阿昆,然後把東西放在椅子上面,掀起裙擺露出粉嫩的白屁股,讓玩具面具的鼻尖對準陰道口,慢慢坐下去。

「哦…嗯…啊…啊…」凸出的巨物進入陰道裡面,讓她忍不住呻吟起來。

阿昆打開搖控器開關,家貞下體引來一陣激烈的震動。

「等一下吳董事來找你,就說貸款是你準許的,知道嗎…嘿嘿…下面爽吧…」

「哦…哦…哦…啊啊…」家貞忍不住又呻淫起來了。

阿昆每天惡意的玩弄她,尤其是要應付其他股東董事的時候,都會用按摩棒控和春藥製她,讓她無力抗拒下體的騷動下,聽話的應付銀行的董事會。

在敦化南路上的金寶銀行總部,家貞一個人在諾大的辦公室裡批示著公文,家貞她現在的一切做為,完全要依照她的新任特別顧問—阿昆的指示來做,完全不能參與自己的意見,她只是當人家的傀儡罷了,他們利用家貞的名義,已經違法的放貸了好幾筆錢出去,慢慢要挖空這家銀行的資金。

「董事長…累了嗎…我幫你找了二個按摩師幫你輕鬆一下吧…來吧…」

阿昆推著門進來,指著身後的二名泰國青年,笑淫淫的介紹給家貞。

阿昆為了加強控制家貞,從泰國帶進一批十五六歲的少男,每天讓他們陪著家貞性交,讓她完全迷失心性,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淫媧,方便阿昆他們掏空銀行資產,而這批受過完整性愛教育的少年人,就像是完美的性愛機器人般,讓家貞深陷在愛慾的陷阱之中。

面對公公中風,丈夫又失去蹤影,讓她更是孤立無援,加上阿昆每天強迫她跟泰國人做愛的打擊之下,家貞變的有些自暴自器,身體被訓練成稍一觸摸到,下體就會氾濫成災的淫婦,如果沒有陰莖插入下體內,就會渾身不舒服。

「董事長…我讓他們開始囉…你好好享受吧……」阿昆關上門後,還交待心腹秘書,這段時間別去打擾董事長。

二名泰國青年走到家貞面前,自動脫光自己的衣服,黝黑粗壯的肌肉,在她的面前展示著,下體二根黑雞巴對著她猛點頭,讓家貞熱血直往臉上及下體衝過去。

泰青跪在家貞面前,溫柔的幫她脫去鞋襪,然後用他們柔軟綿密的舌尖,舔著家貞的腳指頭細縫,把她的腳趾一根一根的放進嘴裡面吸吮著。

「啊…好舒服喔…啊…嗯嗯…」

一名泰青來到家貞身後,吐出舌頭舔著她的脖子,然後再含住耳垂耳朵,舌尖輕柔的鑽進耳朵裡面搔癢著她的神經,下面那名泰青舔著她的腳膝蓋窩,手指技巧的搔著大腿內廁,家貞陰道內,瞬間泌出大量的淫水出來。(啊~~~真舒服喔)家貞完全沈醉在泰青的服侍中。

泰青脫下家貞的套裝,繼續的窕逗著她的敏感帶,泰青沿著大腿往上舔食,舌頭在褲縫邊逗留許久,讓家貞忍不住扭轉身體,另一名泰青抬高她的雙手,把她的手指放進嘴裡吸啜著,然後沿著臂彎舔下來,舌頭最後停留在胳肢窩裡頭。

「啊……真的好爽啊…哦哦……」家貞忘情的大聲呻淫。

這時泰青解除家貞最後的遮蔽,脫下她的內衣內褲,然後讓家貞躺在辦公桌面上,一個在上撫摸著她的乳房,泰青用整著掌心撫在柔嫩的肌膚上,把乳房推高壓低,酥麻的暢快感讓家貞乳頭硬極了。

另一個泰青把手掌壓在陰阜上面,輕輕滑動著,他的中指沿著大陰唇裂縫搔進去,挖出不少甜蜜的津汁出來,泰青更把家貞的腳底心吃進嘴裡,然後他剝開陰唇找到陰核,指頭壓在陰核周圍施力著,有如觸電般的快樂電流傳遍全身。

「啊…好爽啊…喔…啊啊啊…飛啦…喔我飛起來啦…喔…啊啊…」家貞喊出穢語窕逗著男人。

泰青這時交換上下位置進行口交,泰青把家貞的雙乳握在手心撮動著,然後把乳頭含進嘴裡面,用他們的舌頭掃著乳暈,在哪兒吸、啜、搔、壓、夾、轉、滑的舌技玩著雙乳,另一名泰青也同樣運起舌功,鑽進陰阜裡面搔起陰唇來,把富含水份的嫩肉片,放進嘴裡吸吮著,一條濕熱的長舌頭巧妙的撥開陰唇,直攻她早已經發硬的陰蒂核,家貞高潮的瞬間排出的淫水,獨特的女性荷爾蒙味道,全被泰青吞進去,家貞在泰青的舌攻之下,又接連好幾次高潮,直到爽暈過去。

在辦公室裡的軟沙發上,家貞主動張著嘴含進泰青的黑雞巴,飢渴不已的吸吮著大龜頭,她的下體正被二根指頭戳進陰道裡面,溫柔快速的挖著陰核,那人還用舌頭舔弄著她的肛門四周圍,看來他們有意要玩三明治。

家貞同時受到上下二面夾擊,泰青還用指頭戳進肛門裡面掏弄,有意要擴大她腔門的括約肌,不嫌臭的用指頭進進出出她後門。

「啊啊…喔…啊啊…喔…喔…啊啊…」

家貞嘴裡含著雞巴,偶爾還會呻吟二句透透氣。

等到家貞受不了刺激,下體需要一根熱雞巴填滿陰道時,她主動張開雙腿騎到泰青身上,那泰青仰躺在沙發上,下體一根黝黑發亮的粗大陰莖向著她跳動,家貞貪婪著張開大腿跨上來,泰青幫她剝開大陰唇肉,扶著她慢慢的坐下去,家貞的下體隨著身體下沈漸漸吃進大陰莖,直到整支雞巴被完全吞沒為止。

「啊…好漲喔…」家貞滿足的喊出穢語。

那泰青握著家貞的雙乳,死命的幫她按摩另名泰青也壓在家貞背後,一根又熱又燙的陰莖抵在肛門口,要慢慢的往內擠進來,她的直腸受到異物的侵入,身體馬上有劇烈的反應,陰道直腸縮的更緊了,腔道內痛快的壓縮力,讓二名泰青也發出性奮的呻吟聲。

龜頭強力的突破肛門口,刺穿進了括約肌裡面,捅進了直腸深處。

「啊…痛啊…喔…啊……」

泰青的二根粗大陰莖,同時侵犯了家貞的下體,在那兒進進出出活動著,二支熱腸隔著薄薄的腔璧互相磨擦著,陰莖撐開緊實的腔道壁,而腔道也緊緊吸夾著陰莖肉棍,三個人都性奮到最高點。

家貞被二名泰青夾在中間,身體陷入淫穢的快樂當中………………

另一方面,家貞的大嫂雅惠,也在陽明山的別墅裡面,赤裸裸的身體陪著大龍及阿賜性交,激烈的場景一點也不輸給家貞。

「嘿嘿…這女人進步不少喔…含起雞巴來是又緊又熱…真爽……」

「嗯…對啊…她的屁眼越插越順…看起來她挺享受了……」

「待會兒…我們來玩三明治如何…該換我插後面了吧……」

「好啊…我們先幫她灌腸…嘻嘻…我最愛看美女大便了……」

雅惠背著丈夫,幾乎天天被人叫來這兒玩弄身體,以滿足這些人的獸慾,白天時就由雅惠在別墅這兒,等晚上家貞回來交換後,才被允許穿衣服回家。

「拜託…別灌我…我什麼事情都幫你做…別這樣子…我…很不舒服…」

「干…囉嗦…難道要我綁你嗎…賤人…別忘記你的身份……」
雅惠每天都要用身體滿足他們的獸慾,還得要忍受無情的羞辱,只要稍有些反抗,馬上就會被綁成各式各樣淫穢不堪的姿勢,然後抹上淫藥後,再用電動按摩棒操進身體裡面,那種痛苦有如地獄般可怕,雅惠想到就會全身發抖起來。

雅惠經過大龍無數次的性愛調教之後,身體漸漸能夠適應這樣的褻瀆,晚上在家的時候,想到白天被人性虐待,下體不知不覺的濕溽起來,非要一個人躲進廁所裡面手淫很久,才能解除身體的性交渴望,加上丈夫每天工作忙碌,很少會需索她的身體,所以讓習慣淫慾的雅惠,接到大龍的電話時,不經思考就會立即飛奔過來,一個美艷的富家少婦,受到幾名惡魔的摧殘之下,就變人盡可夫的蕩婦。

這天晚上,雅惠獨自一人睡在大床上,身邊的丈夫王進財還未回到家,雅惠擔心的眼皮直跳睡不著覺,她偷偷的在棉被裡面撫弄陰核,取悅著自己的身體,雅惠腦海裡面回想著白天時,遭到二根陰莖同時的粗暴的插入下體對待,不禁臉龐一陣發熱,經過幾分鐘的撫摸,終於洩出一身的疲憊後,昏昏沈沈的睡著了。

「夫人…夫人…大事不好了…少爺剛被車子撞死了…夫人…」

傭人急急忙忙跑來敲著臥房,告訴雅惠這個情天霹靂的大消息。

「啊…進財…他怎麼…死了…」雅惠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昏厥過去了。

在金寶銀行總部頂樓的家貞,趴在辦公桌上痛哭著,她為哥哥的死亡感到深深的自責,她覺得哥哥的死因並不單純,但是又苦無證據,只能懷疑是阿昆他們幹的,家貞心情跌落到谷底。

(爸爸呢,不知道爸媽為哥哥的死,會有多傷心啊,還有雅惠…)

家貞想到雅惠,不禁心就又抽痛起來了……………。

辦完大哥的喪事,家貞變得比以前更風騷放蕩許多,今天早上出門前,阿昆拿出一根粗大的按摩棒,要家貞自己插進下體,才準出門上班,所以家貞一路上都在忍受陰道裡面,令人煩擾的按摩棒振動,家貞穿著一件短窄裙套裝,讓她那雙傲人的修長美腿露出來,胸前深深的乳溝如波浪般振動著,家貞每次經過辦公室的時候,公司裡面的男人,全部將焦點集中到這位美艷驕媚的女董事長身上,臉上都露出垂涎的模樣。

有時家貞忍不住情動,下體會隨著按摩棒的頻率輕輕擺動著,高潮時下體洩出一大口淫液出來,臉上同時會發出妖艷勾魂的動人表情,讓男下屬們的褲襠,全部澎漲起來,個個恨不得能立刻鑽進她的裙子裡面,趴在她的陰阜上面喘息,以滿足對女董事長的性幻想。

同時在銀行的男生廁所裡面,不時的出現女人濕漉漉的花俏內褲,還有式樣新潮的胸罩內衣,而每件內褲的底部,都有淫水氾濫的髒痕跡,大家都謠傳是這位美艷的女董事長留下來的,更有幾名同事指天發誓說,他不只一次的看到董事長的腿根處,因為沒穿上內褲而露出陰毛來,甚至陰阜裂縫都能被看見,或是從薄套裝外面看見她粉嫩的乳頭,讓整個金寶銀行裡面充滿八卦的淫事,男人每天都在追逐美艷女董事長的身影。

進到辦公室裡面,阿昆馬上露出本性,毫不客氣的伸手進去家貞下體撫摸著。

「嘿嘿…都已經濕到外面來啦…很想幹是不是啊…快來幫老子吹喇叭…」

家貞對著他媚笑了一下子,馬上跪下來幫他解開褲帶掏出陰莖出來,隨手套了一下後,就把龜頭含進嘴裡,細細的舔弄整只陰莖,家貞靈活的舌頭沿著龜頭溝滑動,從下面那條筋脈往下舔,一直吃到卵蛋的位置,然後輕輕把睪丸含進嘴裡面撥弄,然後再由會陰舔到屁股的夾縫,舌頭就在骯髒的屁眼周圍滑動。

「啊…真是爽啊…每天早上給你吃一次…真是精神百倍…爽死老子啦…」

阿昆顯然很滿意家貞的口舌服務,很快就有射精的慾念。

「啊…哦哦…快噴了…等一下全部幫我吃進去…哦…爽…吞進去…哦哦」

阿昆強力的擺動腰際,從龜頭馬眼的地方,噴出一大口白精,全部都被家貞張著嘴吞了進去,家貞還把殘留的淫精吸吮進去,用嘴幫他的下體做清潔工作。

「嗯…真不錯哦…想要手淫了吧…下面都那麼濕了…做給我看吧…」

阿昆脫下家貞的內褲,拿出一根按摩棒交給家貞,然後拿著她的內褲放在鼻尖前面嗅著,準備看一場精彩的美女自慰。

「啊…羞死人啦…哦哦」她發出誘人的歎息聲。

家貞嘴裡這麼說,但是她還是坐在椅子上,在男人面前張開大腿,露出大腿根部稀疏陰毛的陰阜,她用手指主動剝開陰唇給男人看,然後用指頭撩撥起陰核來,才玩一下子時間,淫水就沾滿了全部的陰毛,家貞放肆的在陰阜上面取悅自己,直到高潮無法控制………。

等到阿昆心滿意足的離開後,家貞在專屬的廁所裡面清潔下體,想到剛才忍不住在阿昆面前手淫,心裡泛起微微的罪惡感,有時真恨自己的身體,為什麼那麼容易被撩撥,只要被人摸一下或是用言語刺激一下,陰道就會馬上流出愛液來,非要洩身高潮好幾回才能平復。

(我真的很淫蕩嗎………。)每次手淫後,家貞都會自責自己一番。

家貞想著想著突然摸到一張粗紙夾在衛生紙中,她好奇的拿來看一下。

(這筆跡……是裕銘的…)家貞嚇了一跳。

丈夫在泰國失蹤了好久,大家動員了一切力量找尋裕銘,一直沒有結果,沒想到現在會有他的筆跡出現,家貞恢復過來心智,小心翼翼的打開。

「吾妻家貞,對於家中的一切劫難,我都暗中調查清楚了,艷紅連絡外人陷害我們一家人,意圖奪取我家產,我已經想好對策報仇,我的行蹤請保密,找機會給我電話XXXXXXXX裕銘留」

(我的電話被阿昆監聽,要怎麼跟裕銘連絡…)家貞想著。

下班的時候,阿賜開著賓士大轎車來接家貞回陽明山別墅,路上家貞藉故想吃冰淇淋,要阿賜停在超市門口等她,家貞趁機溜進裡面打公用電話。

「喂…」家貞心情非常的緊張。

「啊…家貞…你終於來電話啦…」裕銘興奮的喊著。

「哇…裕銘…哇…」她心情過於激動,忍不住哭起來了。

「家貞…別哭啦…時間有限,你聽我講…所有的事情我都很清楚,可憐…這段時間你受委屈了…但是我會讓你苦日子盡快結束,要怎麼做你聽清楚我的計劃」

裕銘將他這段時間想好的計劃,全部告訴她,家貞雖然覺得有些危險,但是丈夫堅定的語氣,讓她瞬間勇氣百倍,決心要一起反擊他們。

第二天晚上,在富國百貨公司的後巷子裡,一間賣情趣用品的商店,在半夜時失火燃燒起來,將整間店舖燒得精光,獨居的店舖老闆被人發現死在火場當中,死狀極為淒慘,老闆被人用SM專用手銬腳鐐反綁住,肛門被塞進一根巨大的按摩棒,屍體發現時按摩棒還在運轉中,警方判斷因該是人為縱火,正在積極尋找兇手,據目擊著說當晚有一位身材極為高大的女人進入店舖內,沒多久就匆匆離去,然後就失火啦

第二天時,別墅裡面的傭人黃媽,在下山採買東西時,在超市停車場旁失蹤,半個月後屍體發臭長蛆,才被登山客發現,她被歹徒用利刃割喉,乳頭遭人剪下,下體陰道被插進竹棍,因失血過多而慘死在產業道路上,她全身赤裸裸被丟棄,沒有身份證明文件,直到半年後家人通報失蹤人口時,屍體才讓家屬領回。

三天後,艷紅在她的豪宅內召集全部人一起開會。

「我已經說完了…現在聽聽你們幾個人的意思…」

艷紅把今天從泰國那邊接到的勒索電話內容告訴眾人,那個泰國人來電話表示,裕銘人在他們手中,還播出裕銘的錄音帶證明,並要艷紅帶錢來贖人,那泰國人要求500萬美金,少一毛都不肯,並表示只給三天時間考慮,不然要找他太太家貞或是富國企業的人要錢。

「裕銘絕對不能回來啊…不然…我們之前的努力都白做啦」

「對啊…那小子回來之後…金寶銀行的董事長位子,不就要還給他…干」

「對啊…富國企業可不好惹…怎麼辦」

「哼…富國企業的大小姐…大媳婦啊…不是讓我每天操來干去的…干…還怕他幹嘛…我等一下就去操她整晚洩恨…」大龍憤憤不平的說著。

「話不能這樣說…萬一綁匪向富國企業王董事長要錢的話…他為了女兒的幸福著想,一定會付贖金救人的,到時一切就沒得玩了,所以我建議由我們偷偷去贖人,贖回來之後…當場把他殺了…嘿嘿…就像王進財不也被我開著車碾過去…馬上就一命嗚呼……如何…」阿昆沈穩的說出他的想法。

「好…我這樣決定好了…大家一塊去泰國贖人…阿昆泰國那邊熟…等到那小子救出來後,就把他弄死掉,然後將責任推給那批土匪…哼…反正錢又不是跟我們拿的…先解決那小子的命,免得夜長夢多…」艷紅說出了她歹毒的計劃。

「好…就這樣辦…嘿嘿…王進財也是這樣被我們撞死的…哈哈」大龍得意極了。

「就這樣說定啦…後天大家一起去泰國贖人…哼…殺人」所謂最毒婦人心,艷紅想出這條毒計出來,沒想到惡終有報,他們想殺人不成,一個個反而成為被殺的目標。
艷紅領著弟弟大龍,姘夫阿昆還有阿賜,帶著家貞一行人來到泰國,準備贖回裕銘回來,家貞這次聰明的完全沒透露口風,裝傻的讓他們帶去泰國,一路上免不了被他們冷言冷語的嘲諷,還要獻出肉體滿足他們的慾火。

到了約定好的那一天,眾人晚上依約帶著錢,來到曼谷一家同性戀俱樂部裡面,一進去還來不及反應,馬上被一大群人拿槍圍住控制著,個個像只大螃蟹般被人反綁住,只有家貞一人被人帶出來,來到旁邊的一個小房間裡面。

「裕銘…是你嗎…我是家貞啦」她有些緊張不安。

「家貞…我在這兒…」裕銘終於來到她的身邊。

這對苦命鴛鴦,從新婚至今已經三個月了,還不曾有過肌膚之親,見了面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僵了好久才勉強抱在一起,訴說這三個月來的委屈。

「裕銘…跟我回去…我們重新過日子好嗎」家貞求他。

「對不起…我沒臉回台灣…因為…因為我得了愛滋病…已經時日無多了……金寶銀行跟我爸爸就拜託你多照顧了…我希望你忘了過去…忘了我…過你自己的日子吧…當我是個死人…好嗎……」裕銘痛苦的拒絕家貞回台灣的要求。

「裕銘…裕銘…」家貞痛苦的叫喚著。

「家貞…快走吧…照片錄影帶鎖在艷紅的房間裡面…你拿去燒掉吧……那你就是自由的人啦…快回去吧…再見………」裕銘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至於艷紅大龍及阿昆阿賜四個人,聽說被綁在同性戀俱樂部裡面,供人做為性虐待的活靶,裕銘有滿腔的憤恨,要找他們幾個報仇,在他的重賞之下,泰國人個個奮勇爭先要淩遲刮肉,四個人被連續捆綁了好幾天,就像是祭祀用的大豬公一樣,被一些性變態的泰國人,用各式各樣的木棍插進肛門裡面,拿皮帶抽打或用釘夾拔下體,皮膚也被人火烤油炸到體無完膚的地步,艷紅嚎啕大叫了四天三夜才死,阿昆及阿賜被淩虐了五天才止氣,大龍最慘不忍睹,一共被綁了七天七夜,吃盡天下最慘酷的虐刑才死掉。

~~~二年之後~~~~~~~~~~~~~~~~~~~~~~~~~~~~~~~~~~~~~~~~~~~~~

在陽明山的大別墅遊泳池旁,家貞穿著泳裝在池畔旁邊啜著果汁,遠處的雅惠正在跟二名泰青調情說愛,雅惠大膽的把手放在泰青的褲襠上,眼睛發出妖艷的慾火來,家貞身旁圍著三個16歲左右的泰國少年,二名泰青在用按摩油在推她的雙腳,一名在餵她喝果汁吃水果,家貞表情充滿快樂與滿足,別墅彷彿成了女人快樂的伊甸園,性福的美滿園地。

二年時間發生很多變化,裕銘父親過逝死亡了,家貞以繼承人的身份管理整個公司,幫助父親的富國企業合併了金寶銀行,成為全台灣最大的金融控股財團—富國金寶企業團,家貞是該公司的副總裁,大嫂雅惠是財務長。

還有一點,二年前家貞從泰國回來後,發現自己懷孕了,而大嫂雅惠也同時發現自己懷孕,二人都各自生下一名小孩,孩子當然不是跟丈夫一起生的,但是二人商量後都決定把孩子生下來,為劉家留下血脈,家貞的孩子叫劉思裕—想念丈夫裕銘的意思。

大嫂的孩子取名王鑫財,就是越來越有錢的意思。

就像是個女王一模一樣,在泳池畔,家貞被泰青舒服的侍奉著,享受泰國最有名的油壓馬殺雞,泰青先用他的指頭舒服的壓在家貞敏感帶上,溫柔的刺激著她的身體,讓她每天都流留漣在泰青的溫柔鄉中,自從二年前被人性虐待習慣後,她們已經離不開男人了,性癮到了沒有高潮,就會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地步。

別墅裡還有幾名泰青露出健美的身材,倚在遊泳池畔,這些泰青都才16到18歲之間,會說簡單的國語及英語,個個眉清目秀長相俊美,稚嫩眼神發出熱切的眼光,隨時聽候她們的女神召喚。

在一旁的雅惠大膽的讓泰青幫她脫下泳裝,赤裸裸的身體靠在泰青的胸膛,大腿根被人灣成大M形狀,在嘻嘻哈哈的笑鬧之中,從她的下體裂縫噴出一道金黃色的水泉,噴在泰青準備好的浴巾裡面,泰青服侍她小便完後,溫柔的用紙巾幫她清潔下體,擦完陰阜外面的水滯後,馬上伸出舌頭去舔向下體………

家貞躺在涼椅上,正在津津有味的看著大嫂的癡迷模樣。

「夫人…您的電話…」

泰青操著生硬的中文,敝恭敝敬的站在一旁,等候家貞的吩咐。

「喂…家貞嗎…我是賽兒啊…」丈夫從泰國來電話問候。

(裕銘變性又改名字啦~~現在叫做賽兒)

「賽兒…我錢匯過去收到了嗎…夠不夠用…」家貞很高興的叫著。

「夠…夠…太多啦…對了,這批泰國少年怎麼樣…你還滿意嗎…如果有什麼要改進的地方…別客氣…還有…我另外幫你找了幾個猛男給你用看看…下個月初會到台灣服侍你們……是從古巴來的黑人喔…他們的男根又粗又長又持久…其中有一人的陰莖有10吋長喔,但是人很溫柔聽話…他還有經過特別的按摩訓練,我有嘗過……哦…好大喔……我想…一定會讓你舒服無比的…」裕銘一口氣講完。

「謝謝你…賽兒…」家貞笑的有些靦腆。

(黑人男根…哇…有一次也跟幾個黑人玩了半個月…好爽啊…)家貞回想到上次,跟幾個全身皮膚漆黑無比的黑人做愛情形,下體不禁濕淋淋了,其中有個黑人有根9吋長的巨根,家貞用盡吃奶的氣力才讓它完全吃入體內,巨根在體內衝鋒陷陣時,著實讓家貞嘗到痛快的高潮,淋漓盡致的美妙滋味,黑人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才讓棒球般大的龜頭刺進屁股的肛門內,讓她流著眼淚吞進去,痛快的呻吟下出去,讓她與雅惠享受一頓異國情趣的大香腸。

還有一次是跟三個俊美的金髮白人纏綿,俊男粗硬的胸毛磨擦在家貞的雙乳頭上,烙腮鬍子刮在陰阜上面,讓家貞一直洩到頭昏眼花,洋人的巨大陰莖,讓家貞愛不釋手的含在嘴裡,對著龜頭又吸吮又啜吞,逍遙快活了半個月的時間。

「別客氣…有好康的再報給姐妹享受啦…再連絡啦…家貞…拜拜…」

裕銘掛上電話之後,泰青的舌頭正好吻上了家貞下體,泰青溫柔的解下她的比基尼泳裝,泰青趴在她的下體陰阜上面,探出他的長舌頭,在家貞的陰唇裡外不停的舔著,另二名泰青分別含著她的雙乳,用他們粗糙的舌面刮著乳頭,泰青嘴裡面含著冰塊吻她的乳房,一會冷一會熱的美妙吸力,讓她的乳頭瞬間澎漲不少,不久,家貞陷入了一陣長長的高潮當中……………………

泰青綿密的長舌,遊走在家貞身體的每一吋肌膚上,盡情的取悅他們的女神,然後把陷於高潮失神狀的家貞,抬到在一旁的氣墊上面,在她的全身抹上一層香油,二名泰青一上一下的把家貞夾在中間,滑動身軀來磨擦挑逗她,泰青用他們傲人的大陰莖,豁著香油抹在家貞身上,泰青粗黑的陰毛又長又粗又捲,像是個三角洲黑森林般的磨擦在她身上,刷在家貞身上是又舒服又痛快。

泰青把她的大陰唇撥開,飽覽她的神秘春光,指頭扒開略微外開的花蕊,陰道口自動的流出透明津汁來,看起來就像是飽含水份的玫瑰肉瓣,陰道內一圈一圈發亮的皺摺清悉可見,陰蒂被包皮層層包圍著,艷紅色的粉嫩陰蒂花心,嬌滴滴的凸出包皮外面,泰青小心翼翼的張開嘴巴含進去,輕輕的吸吮著,只一下子家貞立即全身顫抖,噴出一大口陰精出來,再次享受美妙的高潮滋味。

「啊…啊…啊…喔不行了……啊啊……來了喔……嗚…嗚嗚……」

家貞賞給泰青一大口飽含「女性費洛蒙」的淫液,泰青趕緊吞下去,鼻子聞到一股女性特有的陰騷味,泰青的陽物立即挺立起來。

泰青整個頭都埋在她的下體,努力吃著家貞的淫液,舌頭輕巧的撥開陰唇嫩肉,在陰戶四周有技巧的吸吮舔弄,還將她的大腿掛在脖子上,讓舌頭沿著肉縫往下舔到會陰部,再舔回到陰蒂,兩旁的大小陰唇都不錯過,另一名泰青將舌頭伸進家貞嘴裡吸吮著,雙手揉搓著乳房及掖下,家貞對於泰青的窕逗,也給予熱情的回應,吻著泰青吞下他的唾液,還伸出雙手去握住泰青二根濕熱的大雞巴。

泰青對著家貞的敏感身體,用盡心的舔遍每一處肌膚,讓家貞享受著無數次的高潮愉悅,泰青自己的雞巴也性奮的漲到最大,馬眼都流出水來,趁著家貞還在心醉神迷的高潮餘韻中,三根雞巴分別找洞鑽,用他們的大的龜頭對準肉穴,奮力的向著家貞挺進,分別擠進陰道屁眼及嘴巴,玩起大家都很熟練的遊戲來。

「啊…喔…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家貞隨著泰青的節奏,愉悅的呻吟著。

在不遠處的雅惠,大膽的騎在一名泰青身上,她用陰阜套著一根黑雞巴,不停的騎上騎下,從臉上風騷的表情看出來,她正在玩的很快樂,一名泰青用胸膛緊貼在她的背後,正在用力的揉著她的雙乳,泰青下體一根粗大的肉棍,抵在雅惠的屁股溝中,準備伺機插進肛門裡面………

至於裕銘他…哦…不…是「她」才對,裕銘並沒有得到愛滋病,那完全是為了騙家貞回台灣,才隨便說說的謊言。

裕銘心理上完全偏向女性,所以在事件過後,他拿了三萬美金在新加坡做了變性手術,胸部做出34D的雙峰,下體挖出一條地道出來,讓「他」裡裡外外都成了不折不扣的「女人」,可以穿上美美的女裝展現在世人面前,跟「他」的一些愛人同志「性福快樂」的過日子,裕銘整天在泰國的風化區裡面盡性玩樂,順便也幫家貞物色一些溫柔的猛男給她,二人時常交換「男根心得」,二人由夫妻變成無所不談的「閨中密友」啦。

就在家貞所建立的女王城堡裡面,每隔半個月的時間,就會有幾位從外國來的俊美猛男,有金髮碧眼的白種人,也有卷髮粗獷黑鬼,或是很會調情做菜的港仔,或是很會操弄按摩棒的日本帥哥,個個男根粗大持久,舌技不凡,手藝超好的牛郎,來到別墅裡面服侍家貞與雅惠二人,在這美麗的女王花園裡面,天天上演著淫慾性戲………………


生意人, 老婆, 澳洲, 信息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台湾佬中文网地址,www.蝴蝶谷.com,色狗狗小说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