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奇遇 » 再一次
昏黃的燈光,沒有闔上的窗簾,從窗外灑入一室的月色,在這個佈置雅致的臥室,鵝黃色的壁紙讓整個房間顯得溫暖,而梳妝台上的鏡子反映出在一張大的離譜的雙人床上交纏的兩個人影,更是讓房間的溫度上升了好幾度。

有著寬厚背肌的男人,汗水不停的由身體各處冒出,本來服貼的頭髮也狂亂了起來,隨著身體的律動,向四方散射著汗水,而結實黝黑的臀部不住的上下起伏,兩隻大手更是不停撥弄著那與他身體合而為一的女體,雪白胸膛上的兩點嫣紅,從他腿部肌肉的緊繃,可以看出他用出了全身的力量。

而與他重疊的女體,面孔艷麗得叫人驚心動魄,卻雙眉緊皺,像似不堪如此的激情滿灌,然而嘴角隱約的上揚及不堪一握的蛇腰若有似無的迎合,讓人知道這是一個痛苦的享受。

房間中的音響放奏著悠揚的交響樂,為這個不停的動著卻無聲的畫面,配上最適合的襯底音樂。不,在悠揚的樂聲下,仍然可以聽見男人像狼狗一般的喘息聲、女人不知所謂的低喃、呼喊,更仔細一點的話更可以聽見噗哧噗哧的空氣擠壓灌入的聲響以及啪啪肉與肉互相碰撞的聲音,為這個寧靜的夜晚加添無數了熱鬧。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根本不在乎時間了,慢慢的男人的上下起伏減緩了,卻像是剛從幾百公尺的深海中冒出來,呼氣越來越大口,一股熱流由身體的下腹處,沿著男人自傲的特徵,向著女體神秘地帶的最深處噴發出所有沒有保留的生命精萃。

而女體自一次又一次的失去知覺中,又一次次的感受到身體內期待著更猛烈的衝擊,最後,像是心有靈犀的默契,從他身體上的微妙變化,察覺到該是時候了,她放鬆的接受他全部的給予,那麼真實而實質的充滿。

※※※※※

從他進入大廈的那一刻起,他已經將所有的精神放入了新一天的工作中,從陽明山到台北東區王氏大樓的路上,他把握著行車的時間,迅速閱讀著各大報財經版的重大消息,司機老張平順的駕駛技術,讓他一點也沒有感覺到顛頗的不舒服。

他就是王氏企業的總裁°°王世光,身價超過百億,卻只有三十五歲,一百八十二公分的身高,有著運動員的身型,穿著剪裁合身的西裝,他不是唇紅齒白的白馬王子,然而剛毅的五官配上挺拔的身型,滿溢的男子氣概卻更叫無數少女崇拜。

他和妻子趙秀媛結婚五年,一直鶼鰈情深,是上流社會的模範夫妻。趙秀媛的氣質高雅,面容姣好,身材更是玲瓏有致,尤其她是跨國企業智源企業趙董事長的獨生女,從小就是天之驕女,這麼的一對郎才女貌是人人稱羨不已。

度過了忙碌緊湊的一天,晚上還要參加市長邀請的晚宴,因為中午秀媛打電話通知身體不舒服,不能陪同世光出席,所以世光只好邀請林秘書一起出席。由於世光並不是很喜歡這樣的場合,因此打算在市長致詞完,和市長敬一杯酒後,便先行離席,但是卻遇到一個他意想不到的人……


(二)


踏入了凱華大飯店豪華的大廳,王世光風度翩翩的與其他賓客寒喧交談,在市長到場致詞的時候,世光與林秘書靜靜的坐在一旁,享受著侍者端上來的雞尾酒,也許是因為大選年快到了,台上的市長滔滔不絕的陳述著他種種的政績,世光無來由的煩躁了起來,他改變了原來的計劃,向林秘書微做示意,便起身準備先行離席。在兩旁的門房一百八十度的鞠躬恭送下,世光步出了飯店的大門,轟一下街上所有的熱氣迎面撲來,這正是一個標準的台北七月悶熱無風的夜晚。

有時候,人生就是充滿著巧合,在世光與林秘書等著張司機將車子從飯店的地下停車場駛出時,從眼前走過一個令世光熟悉的身影,是她,一個令世光難忘的女子°°十七年前的夏天,王世光十八歲,台北的六月已經讓人熱的受不了,即使學校的課程已經結束,他卻仍然必須為著大學聯考,每天奔波於補習班與家裡,還好有了李芷慧,這樣鬱悶的日子才不致使得他發狂。

李芷慧有著一頭濃密的秀髮,透明緊致的肌膚,慧黠而富於表情的雙眼,尤其是有一張挑動而飽滿的唇,而遺傳的修長身材,與豐實渾圓的曲線,少女的青春氣息洋溢在她的一舉一動中。芷慧是世光的同班同學,他已記不得他們是如何開始交往的,一切都好像自自然然的發生了,連那一件事也是如此的理所當然。

當世光挽著芷慧走入那間在補習班隔壁巷子的一間簡陋的賓館時,他的心情是緊張又興奮的,他戒慎恐懼的與櫃台服務生交涉著,盡力的穩定自己的語調,他竭力的裝著自然,但是身旁低著頭的芷慧微微顫抖的身軀,那一份的窘迫,卻像是從兩人挽著的手臂傳到了他的身上。

當進入了房間之後,也許是因為這是雙方期待已久的事,在剛開始的一段尷尬之後,世光開始解下芷慧身上的束縛,他的手笨拙而生澀撫摸著芷慧滑如綢緞的肌膚,當他的唇接觸到芷慧飽滿而濕潤的雙唇時,舌頭也迫不及待的探索著,他的男性特徵隨著慾望的高漲不住的膨脹起來,小小的內褲已經困不住將出閘的猛獸,當世光褪下身上最後的遮蔽時,他的男性特徵繃一下的彈跳而出,表現出無窮的勁道。它高聳的直立著,黝黑的外表而前端有著香菇般的形狀,因為充血而泛著紫紅艷麗的顏色,開口處已經滲出透明黏稠的液體,它就是一隻巨大的怪獸。

世光的唇不捨的離開了芷慧的小嘴,經由喉嚨滑下了高挺的雙峰之間,這樣的一對豐乳,有著令人窒息的曲線,那兩點粉紅因為世光的舌頭撫弄而堅挺,他一圈又一圈的含弄,更發出了嘖嘖的聲響。順著自然生成的曲線直下,終於到了神秘的三角地帶,稀疏而有致的毛髮之下,就是男人夢想的地方。

世光溫柔而堅定的打開芷慧緊閉的雙腿,輕輕的用著指頭的前緣,撥弄著那兩片細緻有著致命吸引力的女人另一張唇,芷慧的身軀難以察覺的顫抖了一下,也許是觸電一般的感覺。不一會,就春潮氾濫,那神秘地帶的核心,恰似蚌殼裡的珍珠,泛著耀眼的光澤,世光的舌頭來回上下的滑過撥弄,珍珠因為唾液的滋潤顯得更肥美更鮮明。

該是時候了,世光挺著他的驕傲向神秘地帶的深處探索,雖然碰到了一點阻礙,但是絲毫不影響他的決心,他規律的深深淺淺的衝刺著,或許該說是搗著,一邊在芷慧的耳邊傾訴著愛意;而芷慧從一開始的疼痛驚呼,漸漸地轉成四肢麻木,腦部麻痺般的呼喊,將她感受的愉快宛如詩歌的高喊出,雙腿也不自覺的夾上了世光的腰部,扭動著身軀自然的配合著他的規律。

就這樣過了十五分鐘或更久,世光忍不住的向芷慧噴發出所有的愛意,而芷慧也毫不保留的全部接受。在床舖上的汗漬及斑斑血跡留下了他們到過天堂的證據。

就像是自自然然的開始,在世光與芷慧考上分隔遙遠的南北部大學時,時空的間隔,也自然的使兩人就這樣的結束。而所有的一切,就被埋入最深層的記憶中,但是偶爾不經意的回想,卻仍然是那麼的甜蜜。

十七年的光陰就像是急速壓縮在十秒鐘的時光中,世光剛從回憶中返回,那熟悉的身影已經從他面前走過,是她,他曾最摯愛的李芷慧……


(三)


世光快步走上前,叫喚著芷慧的名字,芷慧回過身來,看到久違了的世光,有著一瞬間的驚愕。世光仔細的看著她(她變了,從清純變得艷麗、成熟嫵媚取代了青春氣息,身材也更玲瓏有致了,以前的她是個青澀的果子,現在卻像是熟透了,那麼的令人垂涎欲滴。),略顯激動的詢問起芷慧的近況,但是這個時候老張已經將車停在眼前了,所以世光只好跟芷慧互相交換名片,約定明天晚上要好好的聚一聚。

在先送林秘書回家以後,世光回到了位於陽明山的家,秀媛因為不舒服已經就寢了,傭人也都先回去了。世光先洗了個澡,但是等躺在床上時,他還不能平復今天見到芷慧時,那種複雜、又驚又喜的情緒,所以輾轉反側,一夜失眠。隔天整個白天,世光的注意力一直不能集中,從中午約了芷慧之後,他發現自己一直期待著與芷慧約會時間的到來。

下班後,世光下意識得不想讓老張知道他的行蹤,所以自己開車到約會的地點°°福悅大飯店的餐廳。芷慧已經先到了,她穿著粉紅色的一件式針織背心,再搭上同款同色的外套,一件緊身的皮質短裙,包裹住修長的雙腿,將頭髮簡單的綰上去後,很簡單俐落,而又不失女人味。

他們從一開始的稍嫌陌生,漸漸地也許是餐酒酒精的發酵,開始融洽的述說著各自的境遇。隨著時間的過去,兩人都有點微醺了,世光覺得以往的感覺又回來了,他深情凝視著芷慧的眼睛,將他的熱情直接傳導給她,兩人已不需言語便往飯店樓上的房間走去。

這是一間有著鵝黃色壁紙的房間,房間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極有情調。裡面的擺飾很簡單,一組沙發,靠牆壁有著大鏡子的梳妝台,以及一張大的異常的雙人床。世光將窗簾拉開,讓皎潔的月光透進來。

這時芷慧脫下了身上的外套,她舉高粉嫩的雙臂,以白皙的細腰為中心,性感的擺動自己的臀部,眼睛流露出大膽誘惑的神情,慢慢的將高舉的右臂撫摸左臂再往身體的中心移動,用細長的手指輕輕的,像是一個不經意的動作,滑下了高挺的雙峰之間。世光按捺不住的將手指深入她後側的發中,用力的將她往自己的方向拉近,他覆蓋上她的唇,先是輕柔如雲霧般,而後貪婪的用舌頭糾纏著需索著更多,另一隻手則輕輕的愛撫著她的臀部。

他猛然抱起了她,讓自己坐到沙發而讓芷慧跨坐在自己的身上,嘴唇親吻著她的耳根,聞著淡淡的幽香,一邊用手解開她的鈕扣,取下她的上衣及胸罩,再慢慢溫柔的沿著她的腰到臀部之間,拉下她的短裙,用手拉著內褲,一點一點的往下脫。到了芷慧身上的遮蔽全部不見了,世光抱起捲曲全裸的她,向梳妝台走去,他將芷慧輕輕的放在梳妝台上,低下身來親吻著芷慧細緻渾圓的腳指,一邊用手游移在她完美弧形曲線的雙腿。

這個時候的芷慧已經濕了,下體的毛髮緊貼在身上,世光把芷慧轉過身去,芷慧整個的下體就這樣暴露在鏡子前,世光的雙手撫摸著她的下腹部,慢慢地用手掌整個罩住她的陰部,手掌彷彿感受到從陰部襲來的熱氣。世光用著食指與中指畫著圓圈般慢慢的給予刺激,並且輕輕的夾起陰部的核心,更進一步用手指插入深處,在裡面用力的攪動。在手指沾滿了密汁後,世光將手指抽出,卻像是惡作戲似的撥開芷慧身上兩片的另一張唇。

芷慧透過鏡子的反射看到自己的媚眼如絲,陰部的翕張,加上世光在耳邊的微微吐氣以及輕聲的喊著「賤人,我要你」,這種淫靡的氣氛,讓她更是沉醉,室內的溫度也更升高了……


(四、完)


芷慧不堪世光的猛烈攻擊,她反擊似猛力的將世光推倒在床上,她飢渴的舔噬著肌膚的每一處,用狂野的吻表白自己焚身的慾望。世光的陽具在內褲中早就繃得難受,芷慧輕巧的脫下他的內褲,世光的陽具便勁道十足的高高挺立,她慢慢的由大腿內側親吻,一直延著陽具上暴凸的筋,直達傘狀張開的龜頭。

芷慧一隻手上下抽動炙熱的陽具,感受到血管流動時陽具微微的跳動,另一方面用嘴巴不停的吹舔吸吮,以舌頭輕舐龜頭的開口或用貝齒輕咬;或者用另一只手的五指握住龜頭,以手掌心不斷的輕壓圓轉地施加刺激。接著進一步俯身用著堅挺碩大的豐乳將世光的陽具夾在雙峰之間,用雙手在雙峰的外側擠壓搓揉,壓迫著陽具,由於世光的陽具已經沾滿了唾液,一不小心就從雙峰間滑出,芷慧仍不厭其煩的將之抓擺入雙峰之中。

不一會兒,世光已經快承受不住這樣的刺激,一股熱流在下腹部蠢蠢欲動。世光趕緊起身,稍微冷靜一下,然後再仰躺在床上,芷慧則扶著世光的陽具,張開雙腿,藉著愛液的潤滑,讓世光的陽具順著滑入胯下的花蕊中,直達深處。

這時芷慧渾圓巍顫的雙峰,沒有任何掩飾的呈現在世光眼前,他的手指在她堅挺的粉紅畫著圓圈,而後整個手掌覆蓋於其上,溫柔的揉捏。芷慧則藉著臀部的上下,享受著世光的衝擊。

過了一會,世光讓芷慧上半身俯臥緊貼在床上,下半身屈膝高抬起臀部。然後從背後將陽具插入,藉著雙腿及臀部的力量,前前後後、深深淺淺的做著活塞運動。當然,手也不會閒下來,一下子撫摸或拍打芷慧渾圓雪白高聳的屁股,一下子環繞著腰部從下方刺激著她的花瓣。

當然世光的技巧不僅於此,抽插一陣子之後,世光將芷慧的身子翻轉過來,再從正面插入,雙手緊抱起芷慧的身軀,讓她堅挺的乳房緊緊地壓迫著結實的胸膛,抖顫的乳尖在胸膛滑過的感覺,帶給世光異常的快感。然後世光放下了芷慧的上半身,讓她平躺在床上,但是世光的陽具依然不間歇的繼續搗插。汗水不停的由身體冒出,隨著身體的律動,結實黝黑的臀部不住的上下起伏,兩隻大手更是不停撥弄著那與他身體合而為一的女體,雪白雙峰的乳尖,透過腿部肌肉的緊繃,用出了全身的力量。

芷慧由世光溫柔熱切的低語與安撫的吻,慢慢的扭動自己的身軀。世光欣然的接受了她的暗示,加快了契合的頻率,加速她不住的低吟進而高聲呼喊。

就這樣過了許久,芷慧洩了又洩,世光的陽具感受到熾熱的包圍,猛力的抽插使得龜頭與陰部內部的皺摺劇烈的摩擦,陽具像是不斷的被吸進去。世光終於忍不住,一股熱流從下腹部順著陽具隨著臀部及雙腿肌肉的放鬆,向芷慧陰部的最深處噴發而去,世光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

經過了一場大戰,芷慧帶著滿足的笑容,全身是汗的在床上休息;而世光卻一直冷靜不下來,他發現經過如此的親密接觸,年少時的感情又全部回來了,他的腦中不停的思索,是不是要再和芷慧在一起,再一次重溫往日的甜蜜感情;但是想起與秀媛五年的夫妻情感,以及秀媛的家世對於他事業的幫助,他不禁猶豫不決了。世光舉棋不定的游移在與秀媛現在的生活以及與芷慧再一次的重新開始新的感情,創造新的生活。

終於他下定決心了°°他在芷慧耳朵旁輕聲說著「我們再來一次」,他準備再享受一次出軌的刺激,然後回到他原來的生活,做回原來的好丈夫……


上一篇:我也要 下一篇:召妓奇緣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台湾佬中文网地址,www.蝴蝶谷.com,色狗狗小说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