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經驗故事 » [原創] 前女友是個賤貨
本帖最後由 tytkvfce 於 2018-9-10 02:21 編輯

「嗯哼…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哦、我不行了…給我,射進來、沒關係,全部射進來…啊…」

「高潮了?」

「對啊,你好棒喔!這麼厲害,幹麻以前都不碰我啊!」

「我哪知道妳這麼騷,誰叫妳一直給我裝清純。」

「我怕你不喜歡我嘛!」

「妳還跟我說妳是第一次…妳騙我的對吧?」

「我那時候以為你很在意嘛…」

「那妳第一次是給誰?前一個男朋友嗎?」

「不是耶,其實…我也不知道第一次是給誰…」

「啊?為什麼不知道?」

「你記得一年級的時候,不是高三的都會來認直屬學弟妹。」

「只有來認學妹吧,學弟沒人理啊。」

「對啦,總之,那時候有一個學長很帥啊,我就偷偷喜歡他,整天找機會跟他問東問西。後來他們出去玩開始會問我要不要跟,我當然就說好啊。後來有一次跟他們去
玩兩天一夜那種…」

「幾個人啊?」

「四五個男生吧?女生加我應該三個,有些人我也不認識。」

「後來呢?」

「本來以為晚上是男生一間女生一間,結果有人起鬨要去汽車旅館,還真的就跑去了,租了好大一間,那種辦 party 用的吧。進去之後大家都覺得很新奇,到處摸到處
看,電視打開就是 A 片…後來又買了好幾手啤酒,就說要玩轉酒瓶…」

「轉酒瓶?」

「就一群人圍著坐一圈,然後一個人負責轉酒瓶,轉之前要先講一個指令,被轉到的人就要做那個指令,做完之後就換那個人轉。」

「跟國王遊戲有點像嘛。」

「差不多啦,這種遊戲就是這樣,一開始的指令比較正常,唱一首歌、講一個笑話之類的,後來就開始奇怪的指令,脫一件衣服、親一下什麼的,所以女生們就抗議,
後來就說可以喝一杯酒代替指令。」

「傻傻的妳們,這樣一下就醉了啊。」

「對啊,但那是我第一次喝酒,我哪知道會醉成那樣啊。總之男生玩得很瘋,玩到後來差不多都脫光了,女生有一個學姊好像也脫到剩內衣褲,我就只好一直喝酒,最
後就醉了。」

「然後就被輪姦了?」

「唉唷我都醉了,醒來發現自己全裸,下面痛痛脹脹的,就知道被上了,而且應該被無套內射,我還挖出沒乾的精液。」

「被全部人內射?」

「我哪知道啊,都喝醉了啊,所以才說不知道第一次給誰啊。」

「妳沒有問他們?」

「你智障啊!要怎麼問?『請問一下,你們剛剛誰上過我?順序呢?誰射在裡面?』你是白痴嗎?」

「哈哈,好啦,那後來呢?」

「我就開始哭,有些人醒了就開始安慰我、跟我道歉,後來還買事後藥給我吃。」

「這樣就沒事了喔?」

「不然還能怎樣?告他們嗎?拜託,才一年級耶,誰想把這種事講出來啊!而且那時候學長開始對我不錯,我常常想第一次可能是給他吧。」

「那妳們有沒有在一起?」

「我很想啊。他說什麼我都聽他的,他想要我就乖乖去給他幹,但他就是不跟我交往。那時候我覺得很難過,不過後來我知道為什麼。」

「為什麼?」

「我偷聽到他跟別人說,那天我沒有流血,早就不是處女了,玩玩可以,交往不可能。」

「為什麼沒流血?」

「我怎麼知道,練舞弄破、體育課弄破、自慰不小心弄破…都有可能啊。」

「妳會自慰喔?」

「會啊,我小學就開始自慰了,就說我很色嘛!」

「所以妳就一直和學長維持…炮友關係?」

「沒有,我知道他懷疑我不是第一次之後就不太想理他,後來我也交男朋友,就沒再理他了。」

「喔對,那時候妳就交了男朋友,同班的那個嘛。」

「對啊,就是他。其實我們本來不太熟,他跟我告白我還滿意外的。」

「妳們後來不是也交往滿久的嗎?」

「其實沒有耶,二年級之前就分手了。」

「為什麼啊?」

「因為他嫌我胖啊,我本來覺得奇怪,他從來都不碰我,每次都要我用嘴巴幫他,一開始覺得有點煩,後來習慣之後吞下去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他滿足了我都沒滿
足啊,害我回家都要自己用手解決。」

「難怪妳口交技術這麼好,原來是練過的。」

「對啊,他其實滿變態的,幾乎每天都要我幫他含出來,我們還整理了一份校內地圖,哪個時間可以到哪裡比較安全。」

「哈哈,讀書有這麼認真就好了。」

「真!的!後來我就問他為什麼只要口交都不碰我,結果他竟然說我臉還滿漂亮但太胖了,脫光他應該會軟屌。媽的我當場就跟他分手,回家哭了好久。」

「靠,也太爛了吧!」

「對啊,什麼爛男人,後來我整個二年級都在減肥,然後就是你看到的樣子了。」

「妳瘦下來之後應該很多人追吧?」

「呵呵是有一些,也沒有很多啦!」

「我記得那時候有個隔壁班的,痞痞的,常常來找妳?」

「喔對啊,他也是其中一個。滿屁的,還沒滿十八就開始騎機車,那時候常常到我家載我。」

「那妳們有在一起嗎?」

「唉,這就是為什麼我要騙你是第一次的原因啊。」

「怎說?」

「那時候他追得很勤,有一次他帶我回家,他家沒人,我們就在他房間做愛了。我想說我們應該會在一起了吧,就使出渾身解數想滿足他。後來他差不多每天都提早來
載我,先回他家做愛,然後再去學校。」

「哇靠,不會就是妳常常快遲到才進教室那陣子吧?」

「對啊,哈哈,你竟然有注意我耶。」

「啊妳就坐我前面啊,我哪想得到我前面那個騷貨下面裝著精液來學校。」

「沒有啦,他很少中出我啦,倒是滿常射進嘴裡的。」

「後來為什麼分手?」

「也沒在一起過,說不上是分手吧…我就問他為什麼不跟我在一起,他就說我太騷了,床上技術那麼好,不知道給多少人上過,他不想穿別人的破鞋。」

「好爛喔!」

「其實他說的也沒錯啦,的確是很多人上過我啊,不過也因為這樣,後來跟你在一起,我就決定要裝純潔,免得又被嫌棄了。」

「我沒有嫌棄妳啊!」

「我哪知道你會不會嫌棄我,所以第一次我就裝痛讓你進不來,第一次口交也裝不會,故意擦到牙齒,我記得你還痛到叫出來。」

「對啊,超痛的耶!」

「對不起嘛,哈哈。畢業之後我想說你可以天天幹我,我就可以表現技術越來越好的樣子,結果你竟然都不碰我!」

「我想說妳是處女,又裝得那麼純潔,不想讓妳覺得我很變態,整天只想做愛嘛!」

「害我每天只能用手自己滿足,那我交男朋友是為了什麼啊!」

「我每天也只能在家裡看 A 片打手槍啊,彼此彼此啦!」

「我們在一起有沒有做愛超過十次啊?上大學後,我實在受不了了,剛好那時候被拉去系籃當經理,又高又帥的隊長追我,我就很心動。」

「看人家又高又帥就想貼上去,妳真的很賤耶!」

「其實也不只是高和帥啦,有個學姊是前經理,和他交往過,聽人家說他需求很大她受不了才分手的。我就一直想,怎樣叫需求很大,被幹到受不了是什麼感覺,想著
想著就濕了。後來我就找個藉口甩掉你跟他在一起了。」

「那他滿足妳了嗎?」

「不得不說,系籃隊長真的不一樣,除了練球和上課,其它時間大概都在做愛。我們都有租房子,但我大概整個月沒回去過吧,幾乎都住他那邊,每天被幹到睡著,早
上再被幹醒,第一次知道原來男生需求可以這麼大啊!」

「這樣妳也受得了,妳的需求也不是普通大啊。」

「我就說我很色嘛!而且他很會甜言蜜語,一直盧我要我的第一次,說什麼要成為特別的那個男人,一直盧一直盧,最後我受不了後面就給他了。」

「哇,屁眼也被開苞了,口味這麼重啊!」

「他是老手啊,要用什麼道具,步驟怎麼做都清清楚楚,總之後面打開之後,我開始同情學姊為什麼要跟他分手。」

「他特別喜歡從後面來?」

「不只這樣,他喜歡前後一起來,不管幹我哪裡,另一邊就要塞個玩具,如果口交的話,前後都要塞東西,他就是這麼變態,難怪學姊會受不了。」

「那妳不會受不了嗎?」

「不會耶,我覺得滿爽的,他應該也覺得我滿厲害的,哈哈!」

「後來你們在一起多久啊?」

「大一開始…可能有快兩年喔,快大三才分手的。」

「怎麼分手的?」

「就被我抓到劈腿啊,有次上課到一半,不舒服就想先回去,我記得他說要練球,就沒特別跟他說,結果在門口就聽到裡面做愛的聲音,哈哈,很老套的劇情吧。」

「唉…」

「我在門口整個就傻了,也不知道要不要進去。後來就聽到裡面在講話,聲音一聽我就知道是誰,是新的球經,大一的,小小隻滿可愛,其實我滿喜歡她的。我本來想
說是她就算了,結果正要走,聽到他說什麼跟我做愛只是在洩慾,他真正愛的是她之類的。那時候一聽到,眼淚就流下來了。後來就不想進去了,也不知道要去哪裡,
就去了球隊的社辦。」

「大家看妳哭沒有嚇到嗎?」

「沒有,那天要練球啊,他是翹掉練球去約會的,所以我進社辦時都沒人啊,我就趴在桌上哭,哭一哭就睡著了,大家練完球回來我才醒來。有個學弟消遣說他都翹掉
了,我怎麼還跑來,我一聽到又哭了,那個消遣我的學弟嚇到馬上道歉還被其它人打,後來大家就一起去吃晚餐。」

「他都沒奇怪妳怎麼沒回去?」

「有啊,他打電話問我下課沒,怎麼沒回去,我心裡想回去讓你洩慾嗎?但我沒說破,就跟他說正在跟球隊的人吃飯。後來吃完大家就各自回家,我就很不想回他那
邊,本來想說要回自己租的地方,但鑰匙放他那裡沒帶出來啊…我就在路上亂晃,然後學弟就跑過來叫我,問我怎麼了。我怎麼好意思說,就跟他說沒事,但說完又哭
了。結果他又一直道歉,就說要請我吃宵夜,我正好又不想回去,就跟他去吃宵夜了。」

「結果妳該不會跟學弟也有一腿吧?」

「討厭,講得我很亂的樣子。好啦,是真的有一腿啦,我就一直哭,排隊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看我們,好像我被家暴一樣,學弟就說不然外帶去他住的地方吃,然後我就
跟他回去了。回去之後邊吃邊哭,學弟也不知道怎麼辦,只能在旁邊一直傻笑。我突然覺得學弟滿可愛的,又想到下午他和學妹就在我們的床上做愛,突然很想報復
他,就問學弟想不想跟我做愛。學弟整個嚇到說不出話來,然後我就親他,親一親就親到床上去了。」

「那學弟厲害嗎?」

「還行啦,後來我開始跟學弟偷情,我還跟學弟說他可以找其它人一起來幹我,沒多久幾乎全系籃的人都上過我了,在隊上算是半公開的祕密吧。」

「妳幹麼這樣啊。」

「唉,那時候就是傻啊,就覺得你不要我,還有很多人要我呢!每次被中出射進來時就有一種復仇的快感。」

「這樣不可能他都不知道吧?」

「天曉得,他自己也跟學妹打得火熱,我不黏他他更開心吧。那時候我開始不住他那邊,常常用一些理由說要回自己住的地方。我爸媽要來啦、要跟同學討論報告啦,
之類的。其實我也沒回去,每天晚上都在不同男人床上過夜,有時候還要一次應付兩三個人。」

「多虧他把妳開發得很好啊,一次兩三個人都沒問題。」

「對啊,他以前都用玩具,真正的肉棒前後塞滿還是不一樣,爽過真的就回不去了啦。」

「那後來有被抓包嗎?」

「當然有啊,他們越玩越誇張,甚至就在社辦輪著幹我。有一次練球他請假,練完之後門窗關一關我們在社辦開戰,結果戰到一半他竟然跑來,一打開門看到我嘴裡還
有前後都塞著肉棒,他臉色應該很難看吧。那天他來時已經有人中出過了,拔出來時他就看著精液從我的洞口流出來…」

「他肯定發飆了吧!」

「對啊,他罵我賤貨,還想衝上來揍我,不過被旁邊的人架住了。我回他一句,你好意思說我嗎?他沒回答。我又補了一句,想幹我嗎?來啊。後來他就走了,從此他
沒再回球隊過,我也沒再見過他。」

「哈哈,夠嗆耶,這個我喜歡。那妳的東西怎麼辦?」

「還好啦,大部份東西我都搬回我住的地方了,剩下一些牙刷沐浴乳之類的,還有幾件衣服內衣褲就隨他處理了啦。」

「後來妳跟系籃的人怎麼樣?」

「後來我就一樣讓系籃的人隨便上啊,一個人也好,五個人也好,反正有人找我就乖乖去給人家幹。被輪姦是很爽啦,連續高潮真的是會升天,但爽是很爽,心裡開始
覺得空虛,那種報復的快感也早就沒了,高潮過後只會更寂寞。後來我也不去系籃了,他們打來的電話來開始不接,之後大家也都沒聯絡了。」

「妳們系上都不會有妳的八卦喔?」

「不知道耶,大概有吧?不過我們是女生很多的那種系,本來就一堆小團體了,我又跟系上沒什麼交集,有八卦也不會有人跟我說吧哈哈。反正都要大四了,該修的課
也修得差不多,越來越少去系上,我也沒參加什麼畢業活動,走在系館說不定還有人不知道我是同學咧。」

「那妳大四都在幹麻?」

「就想說應該要唸研究所,就去補習了。我還是有認真唸書啦,當然每天還是要自慰一下,但書也是都有唸啊,最後也是有考上。」

「不錯嘛,其實妳高中成績就不錯啊。」

「對嘛,我也是有腦袋的,不是整天只想做愛啊!」

「我又沒說妳整天只想做愛。」

「好啦,那是我前夫說的。」

「前夫?」

「嗯,研究所畢業之後沒多久我就結婚啦。」

「這麼快喔?」

「對啊,因為他年紀大我一些,家裡的人在催婚了,我就想說要結就結,反正年輕時也玩得差不多了,嫁給他應該也不錯吧。」

「怎麼認識的?」

「研究所的博士班學長啊,我考進去的時候是外系生,所以要補修一些課,那時候他幫我很多,會陪我唸書,不會的也都會教我,之後我們就在一起了。」

「那這次妳有裝清純嗎?」

「沒有啦,我不管了,我就想說你要嫌棄就嫌棄,要分手就分手,反正我做愛就是要爽,所以他才會說我整天只想做愛啊!」

「他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的啊?」

「我也不知道,一半認真一半開玩笑吧?他也沒跟我分手,畢業之後沒多久就跟我求婚了。」

「聽起來他人很好啊,新婚生活應該不錯吧。」

「還可以啦,他那時候三十出頭,還可以每天幹我,後來工作比較忙次數有變少,但我也是可以自己解決啦。給一群人輪姦是很爽,但也沒有一定要那麼爽啦。」

「那為什麼會離婚啊?」

「唉,這就說到重點了。其實我剛剛一直有提到一件事,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

「嗯?」

「我一直提到,我讓很多人中出。想射就射,我沒在算排卵期的,而且我怕胖也不想吃避孕藥什麼的。」

「妳都不怕懷孕?」

「怕啊,但那時就想要讓自己墮落,如果真的懷孕可能心裡還比較舒坦吧,雖然大概會被我爸打死吧哈哈。」

「所以這跟離婚的關係是?」

「我天生不孕。」

「噢!對不起…」

「沒關係啦,我不覺得難過啊,現在還滿感謝的,怎麼做愛中出都不用怕懷孕。我前夫想要有小孩,其實是他們家想要有小孩啦,要傳宗接代什麼的,所以婚後就一直
問,最後我們就去檢查了。檢查結果出來,他們家的人臉色就很難看,後來沒過多久就跟我說要離婚。當初要結就結了,後來要離也就離了,不然要怎麼辦?」

「嗯,原來是這樣啊…」

「離了之後我們還是住在一起,也常常做愛,感情都還在啊,跟離婚前好像也沒什麼不一樣。直到有一天他跟我說,他交女朋友了,我就懂了。我就跟他說,給我一點
時間,我會搬出去,搬出去之前如果哪個晚上不方便就先跟我說,我就不要回去。」

「所以他帶女朋友回去?」

「偶爾啦,他會在我下班前傳訊息跟我說,我就知道那天我要自己想辦法。一開始我會去住旅館,後來有一次加班到很晚,我就想說睡公司算了。結果被一個副理看
見,他就說一個女孩子睡公司太可憐了,說要載我去旅館。」

「那妳就跟他走了?」

「走了啊,副理耶,我還要不要混啊。」

「我看他只是想上妳吧。」

「是沒錯啦,所以我就試探他說,附近有一家汽車旅館,比較便宜。」

「妳真的很賤耶,隨便就找男人開房間。」

「男未婚女未嫁,你管我啦!我現在還不是跟你開房間?」

「所以才賤啊!」

「哼,再吵以後不跟你開房間囉!」

「妳捨得嗎?剛剛不是高潮得很爽?」

「囉嗦耶你!」

「後來咧?」

「後來我看他車開進去就熄火,沒有要走的樣子,我心裡也知道他想幹麻。大家都成年人了,想做愛就做愛,也不用裝來裝去的。上樓之後他就從後面抱我,我們就開
始脫衣服,然後就做愛、洗澡、做愛,直到累到睡著。」

「他沒有家庭喔?」

「有啊,小孩滿大了吧,所以才要去汽車旅館啊,不然帶我回家就好。」

「那妳不就是人家小三了。」

「小三喔…大概算吧。他聽我說要找房子,就說要幫我租一個套房讓我住。」

「所以妳現在還住在他幫妳租的房子裡?」

「對啊,沒幾天就租好了搬過去了,就一直住到現在。」

「那妳背著他跟別的男人上床他不會生氣喔?」

「還好耶,他好像不太在乎,可能也不只我一個小三吧?」

「不愧是副理,這麼大氣啊。」

「反正也沒什麼感情嘛,對他來說我大概比較像妓女吧,付房租錢就可以幹的妓女。」

「幹麼把妳自己講得這麼賤啊?」

「反正我就是賤貨啊,只要是男人都可以幹我喔。你應該又硬了吧,怎麼樣?要不要試試看我的屁眼啊?你還沒用過喔?」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台湾佬中文网地址,www.蝴蝶谷.com,色狗狗小说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