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經驗故事 » 夜班公交车上的三个美妇
             第001章美女村长

  岳海村,坐落在青云市一隅。

  一面环海,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可惜三面环山,一环就是九座山头,形成了
穷困闭塞之地。

  「离开六年,我徐方又回来了。」

  平日就罕见人至的山上,却在今晚,一名长相清秀的青年,急匆匆朝村子赶
去。

  ……

  28岁的郑秀兰躺在床上,却是丝毫没有睡意。

  来岳海村两个月了,想想自己在这里过得日子,她就无比的心酸。

  家里不断的逼婚,险些让她疯掉。听说岳海村还缺个村长,经朋友暗中协助
事儿都已敲定。

  本想偷偷来到这里,却不知家里如何接到的消息。不出所料,所有人都极力
阻拦。

  郑秀兰也努力解释,自己只是想走仕途,并不是逃避婚姻。父亲却挑明这村
子经济很难发展,去那完全是浪费时间。不如嫁给那人,以后想走仕途绝对会一
路青云。

  父亲的话,却让郑秀兰心中一动。于是与家人打赌,一年时间,如果不让这
个村子经济发展有起色,自己就顺从家人意思,服从包办婚姻。

  本以为家人依旧会反对,没想到父亲却爽快答应。

  郑秀兰踌躇满志的来了村子,凭自己的学识,带领一个村子发展还不挥挥手
的事儿?

  但来了这里两个月,郑秀兰的心越来越沉。倒不是这里刁民多,反而这里的
村民淳朴善良。

  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在华夏东南沿海地区,竟然还有如此贫困的村子。

  要想富先修路,九座大山挡住村子,交通就成了村子发展的最大障碍。基础
设施更是无比寒碜,听说三年前才通的电。

  村民几乎都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想赚点钱殊为不易。

  提到电,正是今晚让她睡不着的原因。

  村里的电压一直不稳,八点多自己洗漱完睡觉,想用电吹风吹个头发,就听
「啪」的一声,家里的电又烧了。

  可惜这么晚了,村里的人都已休息,想找人修也只能明天了。

  三伏天正是最热的几天,电风扇不转让人心烦意燥,穿着小背心的郑秀兰,
更是香汗淋漓,汗将衣服浸湿个透。

  「再去洗个澡吧,希望能睡着。」叹口气,郑秀兰起身朝外走去。

  「终于回来了。」站在堂屋门外,徐方正要推开门,结果手还没碰到门把手,
门就自己开了。

  这可把徐方吓了一跳,卧槽嘞,家里还闹鬼了咋的?

  定睛看去,只见一脸蛋精致的女人,双眼皮,大眼睛瞪得滴溜的圆。

  身上就穿一件小背心,那浑厚的峰波恢弘壮观,小背心遮不住太多。顺着徐
方的视线,一道**深不可测。两条白腿一丝不遮,还好那小背心长了点,恰好遮
住了腿根。

  隐隐约约的黑色,瞬间让徐方感觉浑身燥热。

  还是个漂亮的女鬼,徐方一乐,接着心里一跳,这世间哪来的鬼,不会是人
吧?

  郑秀兰终于反应过来,扯着嗓子就要惊呼,就见对方眼疾手快,迅速捂住了
自己嘴巴。

  徐方凶神恶煞般瞪着眼前的女人,怒道:「这大晚上黑灯瞎火的,你要是叫
出来,俺这清清白白的名声,可就要被你玷污了。」

  郑秀兰眼睛一瞪,玷污你名声?老娘可是实打实的黄花闺女,你看都看了,
最后这脏水盆子还要朝老娘头上扣?世上怎有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不过郑秀兰毕竟见过大场面,简单的慌乱就平静下来,要真引来了人,对自
己的名声更不好听。

  看到郑秀兰并没有挣扎反抗,徐方才放下心来。

  挣脱了徐方,郑秀兰面色羞红,努力把背心朝下拽了拽,不过修长的腿难遮
住不说,上面却遮不住呼啦现了出来。月色中这朦胧的模样,更是不断拨撩着徐
方。

  「你是谁?」

  两人同时问话,彼此皆是一愣。

  「这是我家!」

  依旧是同样的答案,一时间两人都有些凌乱。

  「你先说!」

  又是异口同声,让两人颇为无语。

  原本郑秀兰对这个不速之客,还心存警惕,但这几句话的工夫,却让她心逐
渐放了下来。如果真是歹人,恐怕早已动手,哪会给她说话的时间?

  郑秀兰也打量起徐方来。清秀的面庞,显得很干净,身体看起来有些健壮,
整个人给人一种精神、踏实的感觉。

  徐方准备先把灯打开,这女人这么漂亮,虽然月光很亮,但终究不如灯光看
的清楚。

  「电烧了。」郑秀兰提醒一句。

  「我去修。」

  等徐方出去后,郑秀兰坐在凳子上,这突然闯进家门的年轻人,确实把她整
懵了。

  几分钟后,当徐方把电修好,徐方回来后,看到依旧只穿着小背心的郑秀兰,
眼睛也是一直。

  似是感受到徐方炽热的目光,郑秀兰猛然惊醒,只是现在如果站起来,岂不
被这家伙看的更多?当下强忍着羞意,问:「你是谁?」

  「我是徐方,这是我家,怎么,村里的人把我房子卖了?」徐方心中有些怒
气。

  姓徐?听到徐方的话,郑秀兰终于明白过来。

  她来村子时,村民说这家人已经消失了,就被安排住了进来,两个月来不见
这房屋主人,她也习惯把这房子当成了私有财产,感情现在原主人回来了。

  「我是岳海村新上任的村长,暂时住在你这,」郑秀兰也将事情的经过,简
要说了清楚,才苦笑道:「明天一早我就搬出去。」

  徐方看了眼郑秀兰,皮肤白皙,峰波半露,两腿修长圆润,小背心虽然半遮
半掩,气质仍不失端庄大气。

  如果不是定力深厚,恐怕早就扑了上去。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火,徐方道:
「其他家也都没空房,你就住这吧,我睡东屋。」

  说罢,徐方再次偷瞥了眼郑秀兰,转身朝东屋走去。

             第002章禽兽不如

  郑秀兰回到西屋,躺床上却是失眠了。自己被那小子看了个遍,现在竟然都
没生气,心里也小小诧异了下。

  那小子长的倒是不赖,人品倒也可以……呸,这才第一次见面,怎么就想到
婚姻大事了?难不成自己,真到了想找个依靠的年纪了?

  想到这里,郑秀兰有些燥的慌。不过扪心自问下,也怪徐方太没出息了些,
都这么大了,回这村子能有什么前途?自己要真嫁给了他,估计家里会和自己断
绝关系吧?

  不对,那小子力气极大,把自己看光了,而且还孤男寡女,自己反抗的也不
够剧烈,那小子竟然都没做什么?这岂不就是大多数人口中的禽兽不如吗?

  难不成那家伙不举?嗯,很有可能!这么年轻就得了这病,真是太惨了点。

  不过她也不大确定,毕竟自己还是个黄花闺女,真要让那小子得逞了,吃亏
的还是她。不如明天再试一试,如果那小子真没反应,那肯定就是那玩意有问题。
要是敢对自己怎样,自己就可着劲叫,这村子地方不大,凭自己的嗓门,绝对能
让全村人听见,到时谅他也不敢怎样。

  正在东屋睡觉的徐方,却是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体内被撩拨的火下不去,徐方也有些失眠,干脆盘腿坐在床上,修炼起了家
族心法《医诀》。

  翌日,徐方才从修炼中醒来,看着窗外照入的阳光,心里一松,好久没这么
安逸了吧?

  深吸口气,平息下早上的自然反应,半小时后,徐方终于拉开了房门。

  郑秀兰精致的耳朵,早就关注徐方这边的情况,听到对面的开门声,也同时
拉开了门。

  徐方出来后,一抬头碰到一身粉色睡裙的郑秀兰,最上面两枚扣子没扣,里
面凸起隐约可见。加上夏天的睡衣确实薄了点,28岁的大龄女青年,身上散发
的熟韵,让徐方的心有些荡漾。

  「早啊。」徐方笑着点头。

  看着徐方平静的眼神,郑秀兰的眼睛就朝下看去,听说男人早上起来都会有
某些共同反应……不过从这家伙的轮廓上看,似乎并没想象中那么大的体积,看
来真是有问题!

  太可怜了!这么年轻就得了这病!郑秀兰心中想着。

  徐方可不知这娘们的想法,如果真让他知道,恐怕要直接简单粗暴点来证明
自己。在院内打了几遍军体拳,郑秀兰也准备好了早饭。

  很简单,青菜面,配个鸡蛋。徐方尝了尝,味道很一般。

  「平时都吃这个?」徐方问。

  「不吃这个吃啥?」郑秀兰没好气问道。

  「中午和晚上呢?」徐方又问。

  「差不多吧,偶尔会在乡亲那买点鸡,不过炒的不好吃。」想到最近两个月
的伙食,郑秀兰满嘴苦涩。放以前绝对不会碰的东西,但为了充饥不得不硬着头
皮吃下去。

  徐方点点头,心中对这个女人也有了几分认识。骨子里的气质比较高贵,看
这厨艺,估计也不大会下厨。身上衣服领口下面,有一块淡淡的油渍,显然以前
没手洗过衣服,衣服都洗不干净。

  综合一下这些条件,这女人显然出身不错,这样的条件,为什么要来岳海村?
而且还坚持了两个月!这些,不禁勾起了徐方的好奇。

  「每个月工资多少?」徐方又问道。

  「五百,不过这边不少孩子在外地上学,大家打电话,都要用我手机,这话
费一个月得二百。剩下的钱,只够咱俩吃半个……十天的吧?」看到徐方三口两
口就吃完碗里的面,郑秀兰立刻改口。

  「你现在身上还多少钱?」徐方有些好奇。

  「前天被李婶借了两百,她家三娃住宿费得交,现在还剩三十,她说一周后
她男人给她寄钱,到时还上。」掰着手指算了算,郑秀兰脸上也有些无奈。照这
个势头朝下发展,自己还能不能再坚持一个月,都是两码事。

  徐方抬起头,看了眼桌子对面的郑秀兰,虽然很漂亮,但脸上已经有暗黄之
色,显然是营养不良。看到这里,徐方心里有些疼:「你应该是有史以来最穷的
村长了。」

  「要你管,吃饭!」郑秀兰以为徐方嘲笑她做不出业绩,狠狠瞪了他一眼。

  徐方也不恼,嘿嘿笑了笑,大口吃着面。他对岳海村的情况了解的很,村委
会形同虚设,这地方完全就是个烂摊子,谁接手谁倒霉。

  徐方爷爷生前在村里是名村医,看病也就收个药钱,几毛一块的而且药到病
除,很受村里人爱戴。六年不见的徐方回来了,在村里算是个大新闻。村里七大
姑八大姨的都来嘘寒问暖,直夸徐方长得好。

  一些家里有闺女的,也在旁敲侧击着徐方的情况。徐方也直说,在外面当保
安,去了吃穿啥也没剩,回来继续挑起爷爷的行当,做个村医。

  听到徐方的现状,这些七姑八姨的也都打消了做媒的念想,不过七年了就没
再有过医生,听到徐方的话,不少人心里也高兴的紧。

  送走这些人后,徐方才真正开始打量下自己家。

  农村的厨房,大多都是柴禾,看了看自家厨房,灶台下连锅灰都没,想来这
女人还不会用。

  里有就有个电磁炉,应该是那个傻村长带来的,不过看她连电都不会修,要
是没电了只能饿肚子吧?

  上面的油、盐和一些调料,马上要用完了,再想到两人一共就三十块钱,两
人估计也就只能撑个三五天。

  自己家还是土坯房,已经二十多年了,年久失修,不知会不会漏雨不说,也
太不安全了点。

  自己本就打算长期呆在村子,这房子有空也得修修!

  而且自己的被子都好多年了,也该换新的了。甚至家里的蚊香都还只够撑住
今晚的。

  这些都需要钱啊。

  扫了眼坐在院中愁眉不展的郑秀兰,徐方干脆坐在她对面,笑问道:「郑大
美女,你怎么想到来这做村长了?」

  「哎,一言难尽。」郑秀兰长叹口气。

  离近看,郑秀兰又有一些韵味。大眼睛中,有睿智,也有单纯。圆脸短发,
显得有些卡哇伊,也有些干练。配合身前发育澎湃的峰波,别有韵味。深吸口气,
入鼻一股淡淡的幽香。

  「没事,你慢慢说。」反正没事,徐方打算刨根问底。

           第003章丰富的海洋资源

  看了下眼前的徐方,脸线条分明,柔和中透露着一道沧桑。一双眼睛漆黑,
如同星空般深邃。

  对这个「不举」的男人,郑秀兰也颇有好感,叹口气道:「有两个原因,第
一,确实是想凭自己的能力,做一些事情。第二,就是不想面对家里的逼婚。」

  「郑大美女蕙质兰心,才貌无双,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到?至于逼婚嘛。」
徐方很巧妙一个马屁过去,果然,原本一脸苦大仇深的郑秀兰,也多了几分神采。

  「想找个称心的哪有这么容易?而且家里包办婚姻,人都定好了。为了逃避
这亲事,我这次出来呀,可是和家里打了个赌。如果一年内没把岳海村的业绩做
出来,就必须得嫁人了。不过咱们这村的状况,能不能再呆一个月,还是两码事
呐。」郑秀兰大眼睛中,多了几分认命的绝望。

  「不知哪家的公子哥,有这么好的运气?」徐方随口一问。

  「江陵市,谢氏集团,说了你也没听过,离青云市十万八千里呐。」郑秀兰
自嘲一笑,打算结束这个话题。

  徐方的脸色,却瞬间阴沉下来,浓浓的杀意散出,让郑秀兰感到浑身一冷,
身上压力骤增。

  惊惧的抬头,却感觉身上压力一松,而对面的徐方,脸上依旧如常,刚刚刹
那间出现的感觉,如同没发生过一般。难道是错觉?

  「可是那个主要搞珠宝的谢氏集团?」徐方突然问道。

  「你知道?」郑秀兰颇为惊讶。

  看到郑秀兰的表情,徐方立刻确定了心中的猜测,眉头一挑,又问:「谢墨?」

  「你认识他?」郑秀兰呼的一声站起来,眼神冰冷的盯着徐方,一字一顿问:
「你是他派来的?」

  我何止认识他?老子当时调查清楚让前女友背叛的人,险些一刀宰了他。

  不过后来徐方也醒悟过来,为了一个不值得爱的女人,去杀人犯法,显然不
值得,最终伤透了心黯然归隐故乡。

  「你想多了,我只是听说过,和他没半点关系。」徐方很肯定的回答。

  看到徐方无比笃定,郑秀兰也放下心来,不过眼中依旧有些疑虑:「你究竟
怎么知道的他?别和我说是听来的。」

  徐方对郑秀兰,其实很有好感,尤其是今天早上,他问郑秀兰还剩多少钱,
郑秀兰的回答,是「我们还剩三十」,而不是单纯的「我」字。

  或许这只是她无心一说,却实实在在打动了徐方。

  深吸口气,徐方眼睛明亮的看着郑秀兰,嘴角上扬道:「确实是听说的,不
过你放心,我会帮助你,让你赢得你和你父亲的赌约。」

  这一瞬间展现的自信,竟让郑秀兰有些失神。随即反应过来,打击徐方道:
「少吹牛,先能填饱肚子再说吧。」

  徐方笑了笑也不解释,背个竹篓道:「我出去走走。」

  走在村里小路,一路东去。海浪声隐约从远处传来,如此走了二里路,终于
来到了海岸。

  岳海村附近海域,数千年来没受过任何污染,甚至资源都没人开采。海水湛
蓝,尽头与天空颜色交织,看起来让人心怀舒畅。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那个傻女人,岳海村算是资源无数,只要走对了路,
让村子脱贫还不很简单?」

  嘴上轻松说着,但徐方心里也明白。海洋、深山内的资源可谓极多,如此丰
富的资源,却因为交通太闭塞,往往运输不到外面。

  但徐方也明白,资源再多,也架不住人们无止境的开采。

  坐吃山空并不是他乐意看到的结果,而且前女友因为「钱」而背叛,也激发
出了他内心的血性。

  他心里也酝酿着一个很大的计划,却还要一步一步的完成。

  岳海村这边,不远处有一片金黄的沙滩,沙子柔软细腻,小时候徐方还经常
去玩。不过这次他却换了个方向,朝远处礁石多的地方走去。

  海边的资源多不胜举,不过当徐方看到这些礁石上依附的牡蛎,个头之大、
数量之多,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我滴个乖乖,这么多东西全搞出去卖,能卖不少钱吧?

  想搞下来这些牡蛎,需要一些工具,徐方也不着急,将拖鞋朝岸上一放,大
裤衩也不怕沾水,呼啦一声就走进海里,手在海沙里摸索。

  本就是在浅海滩,海底情况看的清楚,直接把石子和贝类的一些壳扔掉,两
枚扇贝就落在徐方手中。

  扇贝是现在人们比较追捧的海鲜,价格适中,味道鲜美。

  看着个头都算不错,直接扔进背后的竹篓,徐方朝前走了一步,双手再朝海
里一抄,三枚扇贝又落入手中。

  「果然,几千年来应该很少有人开采这里,资源竟能如此丰富。这野生扇贝
放在市场上,怎么也得十块一斤。」

  徐方心中欣喜,手也不停,干脆就在海中捞这些扇贝。

  当然,海边的资源十分丰富,可不仅仅就扇贝一种,还有白云贝、芒果贝、
海螺等,甚至还有几只基围虾。

  忙活了一下午,徐方终于停了下来。因为长时间弓着腰,那酸疼的滋味可不
好受。

  做个几个转体运动,那酸疼的感觉才舒缓下。

  来到岸边,看了看竹篓里的东西,扇贝居多,而且个头都还不错,这一竹篓
下来,少说也得四十斤。

  这也亏徐方手脚麻利,而且长时间把手泡在水里,手也已经泡出了白泡,加
上海砂的摩擦,甚至有一些地方都磨出了血迹。

  「呸!」用涂抹吐在手掌搓了搓,徐方决定下次得买个尼龙手套。

  本打算就此回去,想了想还是用石头,在礁石上砸下了几块牡蛎。

  等徐方回去后,已经下午六点多。本来夏天这个时候,天还比较亮,却因为
九座大山挡着,岳海村已经暗了下来。

  本来家里来了个活人,让两个月来快寂寞疯了的郑秀兰,心中也有几分喜悦,
不过这一下午都不见人,让她心里也空落落了几分。

  看到徐方回来,郑秀兰心中莫名一喜,笑问道:「这一下午去哪儿了?吃饭
没?」

  「还没。」徐方老老实实回答。

  「哎,午饭你都没吃就朝外跑,饿坏了吧,等着,我这就做饭。」郑秀兰笑
道。

  「等下!」想到早饭的面条,徐方不禁打了个寒颤,急忙阻止。

           第004章徐方的精湛厨艺

  「这是什么?」当徐方把竹篓放下,郑秀兰好奇的凑过来,当看清里面的东
西后,眼中不禁出现惊喜的光芒:「哇,海鲜!你从哪弄来的?」

  「海里捉的。」徐方如实道。

  「太好了,洗干净,我做给你吃。」

  「你会做吗?」徐方抬头问。

  「再不济也比你强吧?你摸过电磁炉吗?」听到徐方竟然质疑自己,郑秀兰
有些不满。

  「嘿嘿。」徐方笑了笑,也不解释。

  郑秀兰印象中,这些贝类的处理并不简单,但在徐方手中,这些似乎都不是
事。

  浸泡、冲洗外壳、冲洗贝肉、处理内脏……一套动作下来,竟让郑秀兰汗颜
无比。

  徐方并没有让郑秀兰动手,而是清洗了下灶台,直接用柴禾生火。电磁炉虽
然方便,但大夏天的,这电压不稳不说,做饭也不如生火来的香。

  在扇贝上放好蒜蓉、粉丝、配料后,锅里添好水,就把这些扇贝放在锅撑子
上。

  将锅盖盖好,徐方又开始处理基围虾等数量比较少的海鲜。

  海鲜也就处理麻烦,做出来的速度很快,不多会,菜就被徐方端上了饭桌。
三菜一汤,诱人的香气飘出,勾的人食指大动。

  郑秀兰一双美目中尽是馋色,迫不及待的拿过一枚扇贝吃下,入口滑嫩,肉
香扑鼻,加上蒜蓉与佐料的调味,险些让郑秀兰把舌头咬掉。

  吃了一块扇贝后,郑秀兰的筷子就停不下来了。无论是基围虾,还是扇贝汤,
都色香味俱全。

  「好吃,徐方真有你的啊,做饭真不错。」嘴里塞满了贝肉,郑秀兰模糊不
清的说着。

  「这次因为配料有限,如果能放一些中药进去,不仅调味,还能强身健体、
延年益寿,甚至美容养颜。」徐方笑着回应。

  前面的话都自动被郑秀兰忽略,她瞪大眼睛看着徐方,惊讶问:「还能更好
吃?还能美容养颜?」

  徐方:「……」

  二十分钟后,两人都吃的差不多。郑秀兰摸了摸鼓鼓的肚皮,心里无比的满
足。想想之前的两个月吃的东西,和这顿一比,比猪食强不了多少吧。

  再看了眼徐方,清秀中带着刚毅,一双眼睛甚至迷人,郑秀兰不禁叹了口气。
长得还不赖,身体看着也挺健壮,这厨艺更是好的没话说,这么一个人,为什么
要在村里这么没出息呢?这么好一个人,怎么就……就不举呢?

  想着想着,郑秀兰也有些臊得慌,起身道:「我收拾收拾。」

  看着郑秀兰扭着圆臀离开,夏天本就衣衫薄,那诱人的身段让人心里跟猫挠
似的。

  匆匆洗了个澡,徐方回到房间,直接盘腿坐在床上,修炼起了《医诀》,随
着时间的流逝,体内的火才一点点平息。

  不过很快,徐方听到窗外传来的冲水声,原本平静的心,再次躁动起来。

  农村哪里有什么浴室,都是白天晒好的水,在角落直接冲洗。透过窗户的缝
隙,一道白皙的身影,时不时出现在徐方视线。

  凑近点过去,那道胴体清晰的呈在徐方眼前。两团巍峨的谷峰如皮球般大小,
随着冲洗的动作一颤一颤。

  「哎,我的个天,这是要把人逼疯啊。」看着大裤衩迅速崛起的规模,徐方
坐回床上努力平息。

  郑秀兰在心中已经认定徐方不举,洗起澡来也放心多了,时间自然就久了些,
这可把徐方折磨的够呛。

  好不容易等她洗完,一切才消停下来。

  第二天,知道了徐方的厨艺,做饭的事儿郑秀兰再也不想了。今早的郑秀兰,
上身米黄色的小衬衫,下身小短裙,精神面貌也是不错,看起来活力洋溢,成熟
的气息由内朝外散发。

  「早饭做这么多?」看着满桌的菜,郑秀兰有些惊讶。

  「待会我出去,中午不回来,到时你热一下再吃。」徐方答道。

  「你要去哪?」郑秀兰心里一紧,这才两天时间,她对这个男人,竟多了几
分依赖。

  「家里不是没钱了吗,这些扇贝应该能卖点钱,到时换点生活用品来。」徐
方笑道。

  「你要去市里?」郑秀兰惊讶问。

  「是啊,不然卖给你?」徐方没好气问。

  「这……这得多远啊。」郑秀兰可知道翻越九座大山的难度,而且出了山后,
还不能直接到市里,到时还得打个车。

  「远也得走,不然有什么办法,没事,几座山头罢了,以前可比这苦多了。」
徐方浑不在意。

  看到徐方坚持,郑秀兰也没说什么,从兜里把仅剩的三十块钱都掏出来:
「出了山就打个车。」

  接过钱,徐方嘿嘿笑道:「不怕我携巨款跑了?」

  「呸,就你油嘴滑舌的,你敢骗本村长的钱,小心我把你房子卖了。」郑秀
兰白了徐方一眼,随即咯咯笑了起来。

  「还是你狠。」徐方忍不住感叹,这娘们可真够狠心的,就因为三十块钱,
就要把自己房子卖了。

  吃过饭后,徐方就背起竹篓,朝山外走去。

  对徐方来说,哪怕背后背了个竹篓,这山路依旧不是事。三个小时后,徐方
就一路小跑出了山。

  出了山,这里距离青云市,还有三十里地。

  这路上有公交车,随拦随停,不多会一辆车来,票价七块。车上的人有些多,
徐方竹篓中扇贝的腥味,让一些人直皱眉头。

  一靠窗的女孩,距离徐方有些近,不悦的捂着鼻子,指着徐方道:「背着这
样的东西上什么公交车,影不影响大家?」

  徐方自知理亏,歉然的朝一旁挪了挪:「各位不好意思,大家再忍忍,到了
地我就下车。」

  看到徐方如此客气,大家也不好说什么,那女孩嘀咕了一句,捂着鼻子不再
说话。

  徐方打量了眼这女孩,化着妆看不出年龄,打扮的挺卡哇伊,胸前的规模,
看起来很有料,只是脾气有点差。,

  三十里地,公交车开起来,也就半小时。到了站徐方立刻下车,背着竹篓四
处转悠。

  想卖出高价,就得找大点的饭店。

  徐方对自己的扇贝很有信心,天然野生,个头不小,同等价格下,是很有市
场竞争力的。

  只是卖货还得有渠道,一些高星级酒店,人家都有固定的货源,自己贸然去
出售,未必能卖出去。

            第005章酒店美女经理

  想到这里,徐方就不住的叹气。

  自家祖传医训上只有一条:医者行医治病救人天经地义,不准收诊金!

  就因为这条医训,当年徐方才义无反顾的踏入军医行列。

  现在可好,自己空有一身医术,却没法收钱,自己吃饭温饱都成了问题。不
过这条组训,他也不打算打破。自己是名弃婴,打小被爷爷捡到抚养长大,如今
爷爷让自己遵守的原则,如果自己再不遵守,那和禽兽又有何异?

  此刻已经十二点,现在天本就炎热,自己再耽搁,恐怕扇贝会不新鲜。

  正愁眉不展的徐方,一抬头,一家酒店就落入他眼中。

  「青云大酒店!」

  徐方心头一喜,这家酒店他倒知道,五星级,档次在青云市可以排前三。而
且这家店,名字也好。

  谁不想平步青云?这名字就讨喜。能来这吃饭的,也都是事业有成或者达官
显贵,对青云这词更是喜欢,所以这家店虽然价格不菲,但生意向来火爆。

  进了酒店,一层只是个休息大厅,里面的人,要么西装革履,要么一身休闲
洋气十足。

  再看徐方,上身文化衫,还印着「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一件大裤衩,脚
下一双胶鞋,背后背了个竹篓,活脱脱的农民工。这身打扮一进来,倒吸引了不
少人的目光。

  「先生,请问您是用餐吗?」五星级酒店的迎宾小姐,素质也很高,虽然诧
异徐方的打扮,但依旧很客气的前来问询。

  「不是,我想问问你们经理,需不需要海鲜,我可以提供最优质的活海鲜。」
徐方也不怯场,似乎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平和问道。

  看到徐方不卑不亢的说话,迎宾小姐眼睛倒是一亮。平日一些普通人进来,
都有些束手束脚,眼睛到处张望。这年轻人打扮如此磕馋,还能有如此气度,立
刻吸引了迎宾小姐的注意。

  再仔细看了看徐方,眉清目秀,又体型健壮,一对眼睛漆黑深邃,给人一种
不敢轻视的感觉。一时间,迎宾小姐对徐方,也多了几分好感。

  「好的,请稍等,我打电话问问经理。」迎宾小姐笑道。

  「谢谢。」徐方点点头。

  似是对徐方真有好感,迎宾小姐也笑着补充句:「给你提个醒,咱们酒店收
购的价格很高,有很多供应商都想来供货,想卖掉可不容易。你要是就这么一筐,
我建议你直接卖给批发市场。」

  「这次来,只是带来样品看看,如果确定了可以大规模提供。」徐方很笃定
的回话。

  这时电话也通了,迎宾小姐也立刻说了情况,在里面说了几句后,迎宾小姐
才笑道:「你运气真好,平日经理可很少见人的,跟我来吧。」

  经理的办公室在四层,坐着电梯上去,才看到406号房间。

  「就在这里,您请进吧。」迎宾小姐点点头,便转身下了楼。

  「咚咚咚。」徐方很干脆的敲敲门,就听里面传来咣当一声。

  随即一道急促的女声传来:「先等下。」

  徐方耳力很好,里面依稀传来的腰带声,让徐方浮想联翩。还好没让徐方等
太久,一分钟后,就听到那女声传来:「进来吧。」

  徐方推开门进去,才发现一名很帅的奶油小生,时不时的揉着脑袋。刚刚那
「咚」的一声,不会是这小子撞到脑袋了吧?

  再看他嘴边,也有一道亮晶晶的颜色。

  一名三十多岁的女人,坐在办公椅上,虽然面容严肃,但脸上的红润之色,
却难逃徐方这名医生的眼睛。

  这女人长得还算可以,披肩发,眼睛不大,却是双眼皮。一副金丝眼镜带着,
身穿一副小西装,看起来很是知性。

  腿上短裙腰际,一条黑色的腰带颇有诱惑。

  结合自己在门外听到的声音,徐方隐约也猜到了之前两人在做什么,不过他
知道此事万万不能戳破,想卖出扇贝,还得装疯卖傻一阵。

  秦珍有些无语,之前电话上听前台说,有人要来卖海鲜,不过她正在兴头,
一时倒没听清楚。而按照公司收购的惯例,一般送货的都是下午两点,就胡乱应
承下来,没想到竟然有人直接上来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Z号[ 漫玉小说] 回
复数字224,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小张,你先出去吧。」淡淡吩咐一句,那
名奶油小生就走了出去。这时候,秦珍才开始打量徐方。第一眼看到徐方这打扮,
秦珍心里想的这是哪来的土鳖。

  第二眼再看,秦珍眼睛一亮,这小子虽然穿的寒碜了点,不过这卖相还算不
赖,身体看着也很结实,浑身上下散发着阳刚之气。和那个奶油小张一比,眼前
这家伙似乎更有意思些。

  不过秦珍也有自己的打算,虽然这小子卖相不错,很合自己胃口,不过如果
身份太低的话,自己也不必折了身段。

  原本好事被打断的不悦被秦珍尽数收起,声音清脆问:「我叫秦珍,暂时负
责酒店这块,小伙子怎么称呼?」

  「我叫徐方,秦经理就叫我小徐吧。这次带来一些扇贝,想求个销路,不知
徐经理能不能行个方便。」

  看到眼前这打扮不咋地的小子,竟能有条不紊的回答问题,这份气度就让秦
珍高看了一分。

  能坐上她这个位置,手段和能力自然远胜常人,虽然平日心荡了点,但在工
作上可是毫不含糊。这样放的开身段的女人,伺候老板本就有一手,加上工作还
算出众,秦珍也一路爬上青云大酒店经理的位置。脸色正了正,秦珍问道:「你
背后就是样品吧?不如拿出来看看。」「徐经理过目。」徐方也不啰嗦,将身后
竹筐往地上一放,塑料纸打开里面就出现了一堆扇贝。秦珍在酒店餐饮行业摸爬
滚打多年,这些原材料的好坏,早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当看到这些扇贝,个头挺
大,眼睛也是一亮。人工饲养的扇贝,能长这么大也算是不错的了。篇幅有限关
注徽信公Z号[ 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24,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也不顾扇贝不干净,抄起一个开了壳的扇贝,看到里面的肉无比肥厚,秦珍
心里则是一突,又挑出几只扇贝仔细打量。

  斟酌半晌,秦珍才道:「这些扇贝,不像是人工饲养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与小嫂的一次车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台湾佬中文网地址,www.蝴蝶谷.com,色狗狗小说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